不厌集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22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欣赏音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格调,自己的喜好。有时在不同的情境中,会有不同的体会,即使是同一首歌,也因不同的时期,或环境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态度。

  这些年,我长期客居在异乡,为生计不断地奔波,不停地寻觅,可是已经心身疲惫,已经消瘦孤寂。难熬之余,幸有一点文字可以排遣心中的郁闷,还有那美妙的音乐以伴孤身。音乐使我的心灵得到宽慰,精神得到一处安身之所。
  
  昨天是个双休日,如同往常一样,我独自在客居的小屋里,除了忙碌一下果腹之事外,便有些不知所措了。或徘徊一隅,胡思乱想,或捧起书本,但却读不了几页,那就欣赏音乐吧,只有音乐才能使心绪安静下来。于是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制作了一份音乐欣赏专集,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一个夙愿——那是我多年在欣赏音乐之余,极想完成的一桩事。音乐欣赏之间,总有爱听与不爱听之分,而在爱听的曲子中又有特别喜欢与一般喜欢之别,而要把这些最喜欢的音乐归集到一份专集之中,也不一件容易的事,要有很多的时间和长期的积累方可。那天,自下午开始,我便从储存在各种介质上500多首的曲子中,精心筛选出40首,一首一首地归到专集中,并取名《不厌集》,旨在千百次的倾听也不厌倦之意。最后,我把她存在我的一部手提电脑中,可以随时打开欣赏。
  
  专集中纯音乐居多,也有一些演唱之类的,主要是刘紫玲的几首歌曲,如《山茶花》、《几多愁》、《烟雨蒙蒙》、《卖花姑娘》。那丫头甜美纯正之音,总是略带着几丝忧伤,园润而温柔,极能抚慰孤苦的心灵。而纯音乐又以轻音乐最多,按先民族、后西洋,先笛子、二胡及古筝,后钢琴与萨克斯等顺序排列。民族音乐最能贴近心里,笛子、二胡,以其明亮或淡淡的忧郁之声,可轻轻地拨动心底最柔弱那份情感,或直抵由古老民族传承下来的那份沧桑之魂。这部分我选择的有《蓝色的蒙古高原》(笛子与古筝)、《卓玛》(笛子)、《天路》(二胡)、《十送红军》(古筝)。其中,《天路》(二胡)记得我第一次听到它的时候,是韩红演唱的歌曲,那是我在一次去外省开会的路上听到的。那时好象正夕阳西沉,我独自走在大街上,不知从哪家的商店里飘出韩红演唱的《天路》歌声,听着那抒情优美的音调,深受感染,自己仿佛不是走在大街上,而是一下子来到了青藏高原的茫茫原野上,一条铁路伸向长河落日的尽头……纯音乐的有:《采花》(原是四川民歌。我第一次听它的时候,我也清楚的记得那是我才参加工作不久,受公司派遣去西部一个省份的火车上听到的。那时我是第一次单独出差,孤零零的一个人,乍一听得那曲子怎能不勾起对故乡、对亲人的思念)、《草原绿了》、《林雨心情》、《云河》、《南飞的大雁》等;以钢琴或小提琴演奏的曲子有《云淡风轻》、《友谊地久天长》、《远航》、《春日》等。
  
  然而,不论我作怎样的排序,怎样的回忆,一路听来,我猛然发现,在专集中的四十首歌曲中,民族音乐达到地百分之九十,而且,专集总体的格调均是带着怀旧、深沉、忧伤之调。不知这是否表明我已不再年轻了,抑或是自我怜悯?是对逝去旧日时光的一种怀念了,还是寂寥时心酸的一种反映?太久太苦的孤寂,终会酿成了心灵深处的痛苦。或许你说,人在孤独的时候,应多听些欢乐的、喜庆的音乐,这可以驱赶那份孤苦。但我试过,那没有用呵,愈是喜庆的曲子愈易引起忧伤。在我,只有听那些淡淡的忧伤格调的曲子时,方可引起我的感情共鸣,才能得到一种无声的交流,才能得到一种情感的渲泄。曲罢音止,或感慨不已,或轻叹低咏,进而得以放松,进而也得以满足。
  
  其实,欣赏音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格调,自己的喜好。有时在不同的情境中,会有不同的体会,即使是同一首歌,也因不同的时期,或环境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态度。但有些曲子却始终盘桓在脑海里,始终在记忆的深处,挥之不去,构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不厌集》正是我的一份心路历程长期积聚之果,更是我生命中最柔软的那部分的记忆之门。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