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相伴,草虫相陪,烟雨杳至,一袭凉意醉人却话无眠

伤感美文 yaming 5个月前 (12-27) 19次浏览 0个评论

【导读】七月七,逝了鹊桥仙,倒了长生殿。魂兮,梦兮,不曾相忘又何干?游荡千年的魂魄早就扔了梦婆汤,丢了轮回路,为这一份执念终要落得魂飞魄散。自此别后,上穷碧落下黄泉….  
  夜色静好,窗外的风仿佛穿越千年的湖面吹开朵朵涟漪,一圈圈荡漾在窗棂上。蜇伏一天的草虫此时得了夜的特赦令,尽兴地浅唱低和,只是让人听不出是欢快还是忧郁。­
  
  淡淡的烟雨时有时无,冷冷的芭蕉还伫立在黑暗的角落,静静的聆听雨落的声音。谁说雨打芭蕉沙啦啦地响?谁言沉默的芭蕉是夜的知己?有声,无言,究竟是谁在无边的夜色空旷的院落里诉说着古老的故事?­
  
  弥漫的雾气氲了岁月的黛眉,染了流年的青丝,化了时间的朱砂。一抹若有若无的思念,飘悠悠,催开了干枯多年的昙花,瞬间的芳华绝世,醉了千丝柔肠,痴了万缕香魂。­
  
  记否?前世一次不经意的回眸造就了一场惊鸿,化为亘古的诺言,划过天边的那颗流星便是最初的见证。前世缘定三生石,今生难求不老情。承诺承受不了承担的诺言变成空,璀璨的星早已成灰,散落在亿万光年,连风都无半分痕迹。­
  
  七月七,逝了鹊桥仙,倒了长生殿。魂兮,梦兮,不曾相忘又何干?游荡千年的魂魄早就扔了梦婆汤,丢了轮回路,为这一份执念终要落得魂飞魄散。自此别后,上穷碧落下黄泉,茫茫人海皆不见。寂寥相问:可有悔?天地一苍茫,谁答?­
  
  画里凭栏,斟一杯芙蓉醉,望穿冷月菡萏,独酌。多想重归遥远的三月,收集梅子雨,采携桃花苞,酿一坛霏雨桃花,与你把酒临风,剪烛西窗。许是醉了,许是痴了,忘了烟消云散了。­
  
  三千软红,一世繁华,敌不过曾经手腕翻动的风华,而今何处寻?倾尽天下亦枉然。一滴朱砂泪,浸透潇湘竹,隔幽径,可曾望见谁淡去的幻影渐行渐远?东窗泛白,晓梦将残,虬枝盘旋的老木看尽阴晴圆缺、悲欢离合,坚守着落寞,不喜不悲。­
  
  文—-烈日下的冰雪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