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棉花土里听上课铃响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62次浏览 0个评论

  

  小时候,家里人口多、负担重,虽然生长在相对来说条件较好的芦苇场,但我家经济条件一直不好,又因妈妈的严厉,我渡过过许多“无法理解”的
时光,比如“在棉花土里听上课铃响”……

  ——题记

  公路上,刚刚还听见小伙伴们你追我赶的声音,一下子已冷清下来,除了我应该没有几个人没去
学校了吧?看着才捡了不到两行的棉花,想着妈妈布置地每天早晨要捡完三行棉花才能去
读书的任务,一时急得把捡的棉花都塞到胸前的大布口袋外面去了……烦燥得不行时,“铛、铛铛、铛铛铛……”听到了不远处学校的上课铃声。急得泪眼巴巴的望着家的方向,好想妈妈会急急地跑到我跟前,让我放下布袋,快些去学校……可是除了公路边那几行没什么
叶子的水杉树,人影也没看到半个。顾不得手指甲里缠着棉絮、手背上沾着棉花树上的灰与残叶,擦一把泪,捡几朵棉花……好不容易完成任务,放下布袋(等一下,妈妈会来土里继续捡棉花。),抓起书包,朝学校方向狂奔。

  跑到教室,气喘吁吁很大声的一声“报告”把
同学
老师都吓一跳,随后哄堂大笑,应该是他们又看到了我的花猫脸吧。获得老师许可后,把书包放在座位上,翻出书本,自觉地站在教室后……刚开学时,妈妈给我的任务是捡完哪里的绿豆才能去上学,现在是捡棉花……老师和我一样,已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迟到,不管我迟到一分钟还是一节课,老师的惩罚不变,除站在教室后面外,放学时,留下来抄五遍当天学的课文。

  我不止一次的调整自己的起床
时间,不迟到的日子还是有数;也不止一次地找妈妈抗议,事实证明抗议无效,不但如此,还换来一大堆说教:“我和你
爸爸上学时,每天早晨还要捡一箢箕猪屎,捡棉花总不臭吧?怕迟到你就起早点啊……”心里很明白,我现在所受的比起生长于缺衣少食年代的
父母已是够享福的了,但还是觉得委屈,怎么想都不觉得妈妈是为了我好,倒象是把她所受的一切,强加于我身上,以待
历史重演……于是还不到叛逆期的我性格越来越倔强、越来越叛逆……

  这天,外面下着雨,早早起床,用毛巾擦了把脸后,习惯性的先把装棉花的布袋挂在胸前,再斜跨着书包急步出门。妈妈在后面大喊:“今天不要捡了,落雨……捡回来也没地方晾……”才不管她,装作没听见,飞快地跑到棉花地里,赌气似的捡完三行后,把湿布袋往地上一丢,“腾、腾……”迎着雨跑向学校。

  很庆幸,没迟到。在教室里刚准备坐下,瞟见妈妈和班主任陈老师从教室外经过,急忙躲在门后,听见妈妈赔尽小心地跟陈老师说:“都是我……让老师费心了……太难了……”以为老师因为这段时间我老迟到,把妈妈叫过来了,而这些是妈妈正跟老师作保证,“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明天还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我太了解她了。过一会儿,陈老师把我叫到隔壁办公室,拿出一套干衣服,让我换,“你妈妈送过来的,说你没打伞就跑出来了……”虽然不想领妈妈这份情,但是有点怕老师(陈老师除了让我迟到站教室后外,平时挺
喜欢我的。)失望,还是乖乖的换上了。

  因没迟到,放学后老师也没留下我来抄课文。突然有些不适应这么早就回去,背起书包,跑到七队一家人搬到城里去了废弃的屋子里,他家有一条小船倒扣着放在牛栏屋里。
一个人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一时躲进去,又跑出来……过一会儿,牛栏屋周围的蜘蛛网都被我清得蛮干净了,觉得没什么意思,准备捡起书包
回家,猫着腰走进船舱底时转念一想,今天就躲在里面,看她来不来找我?

  躲着、躲着,迷迷糊糊在船底稻草上睡着了,再睁开眼时,外面漆黑一片,加上狗叫得格外让人心慌,没人住的屋子也静谧得恐怖……一只老鼠还是什么的“�O�O�@�@”的窜过稻草,“妈呀”,把我吓饱了,抱着膝,缩在舱底瑟瑟发抖,
哭泣着叫“妈妈、妈妈……”全然忘了自己在跟她怄气。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看到不远外的大堤上,有手电光,不会是妈妈来找我了吧?认真一听,还真听见她焦急地喊着我的乳名,并不时用手电四处照着,以为我会藏在大堤边或外面的杨树林……

  一时好高兴,忘了在舱底想直起腰跑出去,“咚”地一下,头碰到船舷上,疼痛让我清醒了些“不行,不能出去,这样还不被那活‘阎王’打死?”想着便毫不迟疑地缩进了舱底,用周围的稻草把自己藏好,眼看着妈妈晃着手电急急地在大堤上一遍又一遍的寻找……也许是知道她就在附近,就没先前那么恐惧,有些小得意地躺了下来,“你不是很厉害吗?找得到我算你有本事……”不一会儿,又继续梦周公去了。

  第二天,发现自己在家里的床上醒来,跑到厨房,妈妈已经在炒饭,见我走进来“去洗脸,等一下就吃饭……”声音有些嘶哑,再一看
眼睛也布满着血丝。洗好脸,妈妈递过来一碗饭,一看放了酱油,扒一口,不,应该还放了差不多是弟弟专用油的“猪油”,真香啊……虽然不知道暂时的
宁静后,会有怎样的暴风雨。有这样的美味,我还是装作忘了昨天的一切,也忘了问厉害的妈妈到底在堤上、堤下找了多少遍,找了多久才找到我……

  吃完饭,妈妈破开荒没有让我去捡棉花。开开心心和小伙伴们打打闹闹地上学,在公路上也用不着狂奔,这感觉真的舒服啊。

  放学回家时,担心妈妈会“秋后算帐”,有些忐忑不安,甚至不敢出现在她眼前,心惊胆颤地挨到睡觉时,妈妈既没骂我、也没打我,就这样和平过渡?

  好多年后,和妹妹一起在家里边烤火边“忆苦思甜”。笑着对妈妈说:“那时您好狠心,硬要我捡完三行棉花后再去上学,听见上课铃响,不知道哭过多少回?……”妈妈半天不说话,以为她正自责,正想再说几点她的“恶”行,细心的妹妹扯了扯我,抬头一看,妈妈眼圈都红了。“妈妈,别这样,我们都没怪您,都这么久了,我自己也做妈了,知道带孩子的不易……这不是闲聊么,用不着这样……”

  爸爸叹了口气“你们还是不懂,当时我们养大你们四个有多难,你捡棉花也好、摘绿豆也好,都是被逼
无奈……”

  “知道、知道,当时你们负担重,压力大,所以我并不怪你们啊……”我急急地辩解。

  妈妈擦了擦眼睛“你是真不知道,你小时有多淘气。你爸要上班,
奶奶又只带你伯父家的几个孩子,学校到家里这段路沟多、水又深,我每天在田里、土里忙,生怕你出个什么意外,没办法,只好让你每天摘点绿豆、捡几行棉花再去读书。迟到了最好,老师就会留下你,等你抄完课文回家时,老师正好陪着你一起回来(老师住在邻队,离我家不远),你回来时,我刚好回家做饭……这样我才觉得安心。”听妈妈说着,不知不觉
泪水爬满脸颊。

  “铛、铛铛、铛铛铛”在棉花土里我听到的应该不只是上课铃。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