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村庄(中)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93次浏览 0个评论

  一、“水村”之名
  曾偶然在一部电视剧里看到几个极其好听的人名,想必这位电视剧的剧作者很有才情,把名字起得诗情画意,一个叫秋山,一个叫水村,还有一个叫桃枝,就记得这三个,却记了这么多年,而且我还以秋山作为空间名称,从没变过。
  之所以喜欢是因为父亲家多山,而以秋天的山最美,每到秋天,红酸枣、红山楂和红柿子都熟透了,争先恐后的挂满枝头,迎风而笑;小北山上,漫山遍野的小野菊花拥拥簇簇,挤挤挨挨,在秋风中怒放,你一路淌过去,准惹一身芬芳,连裤腿都是香的。在山坳而建的石头房顶上,家家户户晒满金黄金黄的玉米棒和饱满欲胀的落花生,那是山里人一年的收成。
  与之相反的是母亲家多水,说是多水,还算不上江南水乡,跟周庄、西递、凤凰古城都没法比。那里多沟,多河,多塘而已。我称之为“水村”。“水村”里是没有桃树的,关于三月桃枝芬芳、人面桃花别样红的美好场景只是个美丽的憧憬,可我的母亲却有一个和“桃枝”一样美好的名字,叫桃花。所以我常说,我爸认识我妈是真真正正的交了桃花运。
  
  二、走外婆家
  小时候,十岁之前,对于很少走出过山的我来讲,走外婆家是件十分有趣的事儿。对母亲来讲是回娘家,可对于我却像是旅行,因为只要出了山沟沟,就可以看到很多新鲜的东西,可以看小汽车;可以在街边吃豆腐脑儿,大冬天儿,热腾腾的的豆腐脑才不到五毛钱一碗儿;可最让我兴奋不已的是可以坐火车。火车实在是神奇,可以那么长,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数车厢,一截,两截,三截,火车跑快了,数不清了;火车上面居然还有卖吃的喝的,在火车上喝健力宝是我奢侈又难忘的经历……
  可对于母亲来讲,可不是旅行那么简单,虽不能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形容,却也相差无几,四个字:人在�逋尽5笔钡穆烦淌牵合纫�步行十几里到乡镇,到乡镇乘坐用那种蓝白条儿相间的帆布搭成的机动三轮车到县城,再从县城坐公共汽车到新乡火车站,记得当时的公共汽车就像《秋菊打官司》里的一模一样,车上面捆的各种大包小包,还有自行车。从新乡火车站乘火车到驻马店市,再从驻马店坐公共汽车到新蔡县,再从新蔡县坐三轮到关津乡,再步行到外婆家。挤火车,转车等车,走泥泞的夜路……一路艰辛坎坷,母亲带着我,真不容易。
  当时新乡火车站还没有什么像样的站台,我们上火车要穿越好几个车道,上车的人从来都是那么多,那么挤,每次上车前母亲就叮嘱我,要我死死拽住她,而她还要照顾大大小小的行李包,一次,母亲拉着我挤火车,就险些把我挤丢了。
  在我的印象里,每次去外婆家都是在过年的时候,所以我从来都不知道外婆家春天夏天和秋天是什么样子,而冬天就是一望无际的萧条和冷寂,遇到雨雪天,从关津乡到外婆家的几十里全是深一个浅一个泥泞不堪的的粘泥巴路,没有特备的高筒胶鞋是走不过去的。如果是正好赶到晚上走这段路,除了漆黑一片荒无人烟外,白天的稀泥巴就会被冻成一块块儿泥疙瘩,穿着高筒胶鞋踩在上面,刺得脚生疼。不过,一般到了这段路,两个舅舅就会来接我们了,这时,两个舅舅就会轮流的背着我走,在他们的背上,一深一浅,一点灯光,一闪一闪,在长长的泥路上,在长长的水沟岸沿,在两排整齐的看不到边际的杨树的纵深处……要走好久好久,会看到一家矮矮的土夯的瓦房里,亮着一盏昏暗的灯光,外婆站在屋外院子里远远地望着我们身影由点变大,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姥姥高兴地抱着我,说:“我的乖外孙来了!”。
  所以说去外婆家一次是很难的,到我和弟弟上学以后,一年去不了一次。
  别人家的孩子会认为外婆是最亲的,可我却很少见到我的外婆,对于外婆的概念是空洞的。可我知道外婆是疼我的,甚至比奶奶还疼。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水沟、水塘和河。外婆家房前屋后都是水塘,有长的,有短的,有宽的,有窄的,我却说都是河,大河,小河,宽河,窄河;外婆就领着我看河里的鹅。我小时候最爱看鹅,长长的脖子,红红的嘴巴,洁白的羽毛,黄黄的鹅掌,叫起来“嘎嘎嘎,嘎嘎嘎”,显得雍容华贵。这些在山沟沟是看不到的。外婆知道我喜欢吃“麻叶子”(用芝麻和面炸出来的),总是给我做很多很多的麻叶子吃,只让我吃的上火,口角生泡;我最爱吃她家里的红薯,黄心儿的,多水多汁儿,生吃又脆又甜,赛过苹果,如果蒸熟了吃就像吃糖稀,还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至今难忘;还有萝卜,居然也是脆甜脆甜的,一点儿都不辣,直接生吃都可以,简直不可思议!还有一种叫做“拉格拉”的咸菜;还有拳头一样大的咸鹅蛋……
  尽管对以上诸如此类有百般喜爱,却对这里的厕所不方便牢骚满腹,对整天大鱼大肉的招待无法适应。我小时候是素食主义者。外公说:得多吃鱼,不吃鱼怎么会聪明,是啊,不吃鱼怎么会聪明?
  这个村庄也让我又爱又气。
  三、合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吧。如果说我的父亲是仁者,我的母亲就是智者。她出生在多水的“水村”,鱼虾和稻米养育了母亲,像这里的河水一样,母亲机敏,灵动,聪慧,继承了外婆的智慧和水的灵动和秀美。我爱外婆家的村庄,她养育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养育了我,我的身体里也流淌着“水村”里的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