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村庄(上)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88次浏览 0个评论

  

  大四那年忙着司考,我天天去刚建好的新图书馆,没好好复习司考,偏偏
喜欢看起了社科书,偶尔看了熊培云的《一个
村庄里的
中国》,感触颇深。这本书写了
故乡村庄的沦陷与
希望,从侧面反映了整个中国
乡村的变化,深刻、透彻,发人深思。研究社会科学的人大概也都读过费孝通老教授的《乡土中国》,当然,《乡土中国》描写的主要是
农村乡土社会关系、民俗
文化等,譬如无讼,譬如家族关系、长老统治,譬如男女有别等等,在法学界都是很有影响的一部书。相比之下,我想写的这《两个村庄》,没有《一个村庄里的中国》那么针砭时弊,也没有《乡土中国》那么具有学理性,但,这两个村庄和我有着莫大的联系,甚至影响我的
一生。这两个村庄截然不同,却又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两个村庄,都是我
童年
记忆,而今,也都在沦陷、变化……对于这两个村庄,掺杂了我太多的
感情,从热爱,迷恋,到
迷茫
无奈,再到充满希望和期待,他们让我爱恨交加。对于这两个村庄实在有太多的话要说,那是一座山,一条河,我只能取山之一石,取水之一瓢来写了。

  这两个村庄相距八百里之遥,一个在黄河之北,太行之南,一个却在黄河以南,淮河之滨;一个是山路十八弯,一个却是一马越平川;一个是土堆的村庄,水多,土多,一个是石砌的村庄,山多,石多。这两个村庄本来没有半毛钱联系,一切都起源于一段
爱情
故事

  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有缘千里来相会。那是一九八七年以前的事,聪明、大胆、能干的驻马店市新蔡县的漂亮
姑娘只身来到新乡打工,新乡地处豫北,又在京广线上,是一个
历史悠久的老工业
城市,辉县市在新乡北侧二十五公里之近,交通便利,多厂矿,经济发展比较快,当时,豫中平原地区到新乡打工的年轻人比较多,这位姑娘就是其中一位。而位于辉县市西北接近太行山的
山村村民来讲,走出贫瘠的黄土地到县城发展更是很多年轻小伙子从小的
梦想

  当时,会开车还是一个不错的技术,司机是一种让很多人艳羡的职业,这位年轻帅气老实
善良的山村小伙在县城唯一的国企——钢铁厂开一辆叫做212的
绿色吉普车。

  在这个大多年轻小伙靠换亲才能娶到
老婆的太行山麓的贫穷的小山村里,这位开212绿色吉普的年轻小伙还算憨有憨福,虽老实巴交不善言谈,却机缘巧合的和那位新蔡县的漂亮姑娘相爱了。一马平川的平原姑娘就这样嫁到了辉县的穷山沟沟,从此,两个村庄跨黄河水系,淮河水系,越八百里沃土,连为一体,交复往来,见证着超越
距离的爱情和不同的风俗人情。

  他俩就是我的
父亲
母亲

  一九八七年农历八月,我出生在这个穷山沟沟里,和所有山里人不同,我从小长得白白胖胖,大眼方脸。母亲又和村里人不一样,爱干净,会着装,无论衣服好坏,总能把我打扮的干干净净、体体面面。邻里街坊看到我总会夸上两句:“一看就不像个山里人,准是大城市的”。这时母亲脸上总会溢出开心的笑容。小时候,母亲教会了我很多她们
家乡的儿歌、谚语,我总是听一遍就记得滚瓜烂熟,人们都说远亲
结婚生的小孩聪明,果不其然。母亲那里的人懂礼节,又好客,这是山村里所没有的,从小母亲教我知书达理,看到邻居街坊,我就叔叔婶婶
爷爷
奶奶的叫,这让我总是很讨巧,他们有什么好东西,总会往我身上塞,尽管
那些可爱的小衣兜装不了什么。

  我爸排行老大,我又是家里的第一个儿子,在老家,除了母亲
教育我,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大姑小姑他们都惯着我,尤其是奶奶最疼我,见不得我哭闹,什么都依着。
夏天,天天帮我扇扇子,哄我睡觉,
冬天把我抱到灶台上烤火,睡觉前帮我暖被窝,直到我七岁上学前班还那么惯着我。奶奶最喜欢问我的话是:姥姥家好还是奶奶家好?奶奶疼你还是姥姥疼你?说实话,姥姥想疼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我惯口就说当然奶奶疼!奶奶高兴地合不拢嘴。

  最爱听奶奶给我讲故事,狼外婆,一遍一遍的听,却总也听不烦;夏天晚上坐在院子奶奶腿上,看门上窗户上的壁虎在灯光下吃飞蛾,一只,两只,三只……;躺在房顶凉席上,四面朝天数
星星,奶奶讲牛郎织女,看会动的“星星”;满院子跑来跑去抓萤火虫,高兴地给奶奶看。

  爷爷呢,喜欢说句幽默的话逗逗我,他去山上割草,我总是在屁股后面跟着,奶奶说我就是个小尾巴;爷爷什么都会,像个发明师,爷爷是个石匠,他能把一个石头打的方方正正,我整天看的目瞪口呆;爷爷是个木匠,给我做的小木车,让我坐里面,还有轮子,那是用圆木锯成的;爷爷是个理发师,小时候的头发都是爷爷给剪的,那是最怕理发,因为爷爷剪得生疼,尤其是夏天,碎头发弄得满身都是,又扎又痒;爷爷是个手艺人,每到
秋天,蒲苇草漫山遍野,爷爷便割
回家编扫帚,一晚上能编好几把;爷爷是个商人,九月山里的山楂柿子熟了,爷爷就推着独轮车去新乡市区卖柿子山楂,卖了钱就给我买香蕉,那时候爷爷出去卖柿子,我就整天坐在门口石墩上朝着南边小路张望,盼着爷爷买香蕉来,妈妈总说,咱家就你有福,吃香蕉吃的拉稀,人家小孩一年吃不到一次,难怪我现在还那么喜欢吃香蕉;其实爷爷真正的职业有三个,年轻时是
教师,后来就是彻底的
农民,中间当过村长,说起来我还是书香门第呢。

  两个姑姑可是我们几个村的村花,大姑姑出门早,每次回奶奶家都给我带些新鲜稀奇古怪的好玩意儿,比如,果冻,火腿肠,小西装,小领带,会跳的上发条的青蛙等等,拿了大姑给的好东西,卖几次乖给她,大姑就特别高兴;小姑没出嫁时常带我玩儿,一来觉得我好玩儿,而来她也壮壮脸——我那么可爱!可是有一次她可因我挨了打,那天村大队的大喇叭不知道广播什么,小姑听不清,就上到院墙边的大桃树上听,我也好奇,在小姑的帮助下也上到了桃树杈上,树杈距地面一米之高,我一脚踩踏栽到地上,头上磕了条大口直流血,到诊所缝了三针,后来小姑就挨打了,再后来长了几十年的桃树也砍了,院墙也垒高了……

  山村里的童年记忆里,父亲的
印象很少。父亲在县城开车,回家次数不多,而且不怎么会疼孩子,唯一的几次印象是,有一次他破天荒的从县城给我买来了一个牛仔颜色的书包,看起来很上档次,因为以前背的是妈妈给缝的五颜六色布块儿拼做的花书包。书包里还有几十个大白兔奶糖,这几十个糖,我记得和弟弟吃了很久;还有一次是十岁那年,
爸爸开车来了,突然说要搬家了,我当时还正上着课,说走就走了,一个绿色212吉普载着我和妈妈弟弟,一辆卡车载着家当,穿过一个山洞,七拐八拐走了很长的路,伴着一路烟尘和对老家和老家玩伴的
眷恋就到了城市……

  再后来,我还经常回老家,回到老家,街坊邻居,三姑二婶们问的话就不一样了:小杰啊,是城市好还是老家好?我总是不假思索的告诉他们:那还用问,当然是老家好。可我也不知具体好在哪里,就是觉得亲切,可能因为,我的根,就在那里吧。

  再后来,长大了,也就没人问我哪里好的问题了,都说我喝了城里的水,长得又白又高的,这回可真成城里人了。可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是城里人。城里楼房里再也看不到星星了;城里看不到
三月
桃花,杏花,米黄色的柿子花,吃不到一串串儿榆钱儿和用梧桐花包的包子;城里没有壁虎吃飞蛾,也没有萤火虫;城里没有小伙伴儿跟我玩土泥巴;城里不能漫山遍野跑掀蜈蚣和蝎子卖钱;城里不能随随便便去邻居家走门窜户蹭吃蹭喝;……。城里有的是高门大院,冷墙铁壁;有的是汽车尾气和噪音,有的是花钱攀比,小伙伴儿玩的是电子游戏……一百个不喜欢!

  初中二年级,奶奶突然去世。最疼我的人去世了。后来一有
伤心事,总会去老家奶奶坟头哭把泪。奶奶受苦受累一辈子,那么疼我,却没享过我的福,从此,我更加
珍惜我的爷爷。高中的时候,叛逆、堕落,学业开始不好,一度使我笼罩在灰色
世界里,有了心事,我总是坐车跑到老家的小北山上大喊两声,面对
人生重大抉择,我总是在山上
思考人生和
未来,老家的山使我
宁静,使我可以真正的发现自己的
灵魂和内心。

  这个村庄是个有山的村庄,爷爷奶奶和父亲的村庄,他们就像这座山,安详,
沉默,宁静,滋养万物,心存大爱。他们就像这座山,淳朴,憨厚,和蔼,坚定不移的传承着古老的道德……我爱这里的山,爱这个有山的村庄。(文/秋山)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