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终是异乡――在舌尖上寻找我心安的故乡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59次浏览 0个评论

家中有点儿见识的姑说:“别担心,女孩一生有两次选择,工作没选好没关系,婚姻会给她另一个机会。”彼时姑家的表姐从北京政法大学的王牌专业毕业,在皇城根下奋斗,每月寄回的汇款单是村里人茶余饭后唠嗑时的高潮。
2008年,当我选择只有高中文凭的普通退伍军人做老公时,母亲彻底沦陷在失望失眠的泥淖……她不明白,当村里其他没读书姑娘都靠着嫁人的机会摆脱贫穷,在繁华的大都市生活那么多年的女儿,为什么不选择嫁一个可以荣耀门庭的夫婿。
母亲开始眼巴巴等我的新房。
而公婆这边,亲戚街坊间,却流传着一个美好故事:老刘家娶了“上扬的”儿媳妇,懂事、孝顺,把新楼房让给公婆,自己在老两口住了四十多年的老房里安新家。
2014年,这座滨海旅游城市更加美丽。每天,我从蓬莱阁的唐宋风情里里走出,穿过整洁干净的主干道,通过整齐大方的住宅区,转进一条小胡同,来到似乎和这个城市美貌格格不入的石头房子前,推开我们自己做的铁门,看到无花果树在低头感慨果实的沉重,金银花正努力释放最后的清香,木架上累累的豆角翘首等待在最美好的年华被采摘,绿油油的青辣椒一边和葡萄搭讪,一边想着和同样爱穿紫衣的茄子在餐桌的约会……
厨房里,星星正拿着锅铲奋战,见我回来飞快的递来一个西红柿:“吃吧,老逮,就摘了这一个熟的,没有催熟剂,西红柿红的慢呀!”一口咬下,有丰满的汤汁进入口中,酸酸甜甜的感觉像极了母亲场院里那棵西红柿结的果,我一边吃一边给星星说:“花生油快没了,这个周末去妈妈家搜刮些……”他转过头,冲我狡黠的一笑:“上次回去看妈在洗麦子,给妈打个电话,压些面粉咱中秋回家扛回来。”
1994年,当村里的伙伴们每天都可以在父母身边撒娇时,我已经奔波在村庄与镇中学的路上,周末回家两天吃妈妈做的饭。1997年,当同龄的伙伴初中毕业帮父母下地干活时,我住在县城高中的宿舍,每个月回家一天,吃两顿妈妈做的饭。2000年,我坐了39个小时的火车,来到长沙,在湘菜劲爆的辣味里思念温婉的故乡。2004年初,到处投简历找工作,突然一天夜里就想吃家里的玉米糊糊。那时的快递还是慢递,10天后妈妈邮寄的加急件才到我的手中。我用长沙水煮了玉米面,始终,还是没有故乡的香味。
对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人来说,在城市间奔走就像儿时在不同的村庄穿梭,只是儿时的我们始终盘桓在故乡的土地,回家时热腾腾的饭香和母亲的嗔怪触手可及;而如今的我们对故乡的探访,还不若候鸟殷勤。假如,现在的生活让漂泊城市间的奔走成为一种常态,那么就把心安放在故乡。
窗外蔬果旺盛生长的小院,从外面看来,她与这城市格格不入,可我坚持着让她长成儿时的庭院。院子里自然生长的蔬菜,在星星的烹煮下,成为舌尖上让我心安的故乡。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