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父亲的手》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64次浏览 0个评论

父亲离开我已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很想父亲,可就不知道他想过我没有。我一想父亲,总是想到他那双手。我想父亲的手,怎么那么巧,那么能干呢?

   记忆里父亲的手很瘦,却又大又宽。由于长年累月的裁剪熨烫,加上有时还干些杂活,父亲的手上,便布满了一层层老茧,摸起来就像是老树皮。

  从记事起,父亲就在县里的综合厂裁缝社工作,父亲用他的巧手,裁出了一件件衣裳,绘出了一朵朵祥云。在哒哒哒的缝纫机声中,父亲就用这双手,做出了漂亮的旗袍,笔挺的西服,还有好看的中山装等等。

  每每父亲用手托起他完成的的作品,父亲就像是在看着他的娃娃,父亲的脸上,总会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那个很少有衣服卖的年代,父亲就用他的双手,给许多人带去了美丽和欢笑,也得到了许多人的称赞和羡慕。

  忘不了的六十年代中期,我的哥哥姐姐开始陆续上学,家里不仅要吃要穿,还得交学费,日子过得就有些紧紧巴巴。

  为了孩子能够顺利读书,闲暇的时候,父亲就用这双手,在河边,荒地上上,开采出一片片新的土地。夏时点上包谷,秋后种上小麦,再经过一次次的松土,上肥,浇水,转眼间,那庄稼就茁茁壮壮地长起来了。

  那时候,交通工具稀少,父亲就靠自己的肩和双手,一担担地挑,一筐一筐地运,最终金诚所至,金石为开,父亲种下的粮食,终于盼到了大丰收。

  到了收获的季节,就是全家人最开心的时刻。这时再看我的父亲,面带微笑意气风发,带领着母亲哥哥姐姐,我则跟在其后。我们家人是一路欢笑,一路收获着父亲的劳动成果。最后,还是父亲用这双手,把收来的粮食一袋袋,一捆捆,一筐筐绑好,装好,然后打道回府,再经过晾晒打磨补贴家用。

  六八年,父亲因为在解放初期开过裁缝铺,被定为小业主,随后又是关黑屋,又是交代问题。半年后,在父亲单位的逼迫下,母亲带着我和哥哥姐姐被下放农村

  在去往农村的路上,还是靠父亲这双手,拉着旧板车,把我家的所有家用东西,一趟又一趟运到了乡下,帮助母亲和我们在农村安了家。

  在农村的日子父亲更是辛苦,母亲一直身体不好,我们也都还小,没有力气。父亲呢?就在每个星期六的晚上,骑一辆旧自行车,奔波十里多地跑回家照顾我们,用他的双手帮我们家种地,碾场。

  刚被下放到农村时,我们暂住在一间窑洞里。

  有一天父亲休礼拜,母亲就去队里干活,我和姐姐则在地里拾麦穗。忽就听见队里的大喇叭里高喊;村民们请注意!村民们请注意!一队霍家的女娃小宁从乃上(崖的意思)摔下来了。听到这消息,村里人都被吓坏了,小宁的父母更是脸色苍白。大家一窝蜂地朝着有崖的那个方向跑去。没想到到了那一看,小宁除了有点受到惊吓,竟然安然无恙,小宁的父母抱着小宁直掉眼泪。一问别人和其他孩子,原来是他们几个小孩子在崖上玩耍,小宁看见崖边有一朵红花,很漂亮,就跑过去采摘。没想到一脚踩空,就掉了下来。当时我的父亲正在窑洞里缝制衣服,忽然听见窑洞外面有哗啦哗啦很大的声音。父亲觉得有些不对,急忙就跑出窑洞往上看,这一看就发现有一个小女孩从上面滚落下来,父亲一看情况不好,赶忙伸出双手,接住了那个女孩。是父亲用他的手救了这孩子一命。父亲的举动,得到了村里人的赞扬,小宁的父母更是千恩万谢,末了末了非拉上父亲上他们家吃饭。

  我的父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几年后,我们家住进了瓦房。父亲每星期回家,要是遇上雨天,不能下地干活,父亲就趁机修修房,垫垫瓦。或去整理篱笆墙,垒猪窝,搓麻绳,绑笤帚,有时还用他的双手在院子里磨刀磨剪,修锄头,有时还为村里人裁剪衣服。后来,哥哥姐姐相继参加了工作,我家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可我的母亲因长期忧郁成疾,突然离开了我们。我们悲痛欲绝,我们肝肠寸断。在安葬完母亲后,父亲用他的手拉着我哭着说;\”我女子太可怜了,这么小就没了妈妈,以后该咋办啊?\”他的话让我们泪如雨下。母亲走后,四姐也工作了,父亲就带着我回城里生活。在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日子,父亲对我总是很温柔。为我做饭,督促我努力学习

  有一次,我去父亲他们单位玩,他们缝纫社的一名女工正在用电熨斗熨衣服,突然熨斗漏电了,那女工又惊又怕,熨斗拿在手上又不知道丢掉,很是危险。我学过物理,也懂得一些电的知识,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却懵掉了,所有在场的人都懵掉了。那名女工拿着电熨斗,被吓得直哭。再看我的父亲,他突然拿起手上的木尺,朝着电熨斗猛击一下,电熨斗掉在了地上,女工也安全无事了,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

  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父亲的怀抱。参加工作两年后,我得了一场病,急性心肌炎。父亲听说后就一直守在我的身边,任谁劝说也不肯离去。那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六十出头了,看到我被病痛折磨,父亲则比我更痛苦。忘不了最难受的一次,就是当时我的气喘上不来,憋得很难受,真是痛苦万分。父亲看到后,他就上前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边鼓励我,一边用他那又宽又大的大手,帮我轻轻揉搓后背。长大后第一次被父亲这么温柔地抱着,我感觉父亲的怀抱是那么有力,那么温暖。就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的眼里有热泪涌动。

  今年清明,和四姐去给父亲上坟。站在父亲的坟前,看着坟上的迎春花随风摆动,好像父亲知道我们要来,在像我俩轻轻挥手,心里很是酸楚,我们禁不住泪如泉涌。

  心想假如父亲能重新活过来该有多好,继续与我们交谈,向我们微笑,要是能再用手打我们一下该有多好,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欣慰的生活啊。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