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亲情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64次浏览 0个评论

  妹

  昨天,妹从长沙打
电话过来,问我
喜欢什么样的棉衣,说是准备给我买件棉衣过
生日。在电话里我反复推辞。

  妹挺不容易的,由于
家庭条件不太好,姐弟四人,就她因排行老三,衣服穿我剩下的,吃的也因为下面还有小弟捞不着好的,再加上我这做大姐不懂事,太自私,不懂得维护她,所以营养不良。

  记得读三年级时,妹读一年级。有一天,她的班主任到我们教室里,把我喊出去,说是妹生病了,让我请假扶她
回家。我扶着她走出
学校,还不足一里地(那时学校离家大约四里地)就让妹自己一人回家去了。而我继续留在学校上课。放学后,是被妈妈的责骂迎进的门。那时第一次懂得做
姐姐
责任

  可是从小时起,妹就比我懂事,从没让尽过心。到妹读初中时,我刚好高中毕业,在场办企业上班,妹因为懂事(那时
爸爸在市区场办企业工作,妈妈随行,家里就我及大妹(天生残疾)、妹、小弟4人,家务事一般由妹管理。)所以想辍学。而我当时对她说:“家里的事等妈回来就可以。如果你担心学费,我的工资可供你,无论怎样,你也得初中读完。”也许是我的态度不诚恳,妹最终还是辍学了。辍学后的她在家里烧茶煮饭、养猪喂鸡、精打细算着维持四人的生计。
过年后,妈妈他们回来了,可十五岁的妹又提出来要出去打工,以缓解家庭经济压力。妈就托表舅带她去深圳,小小的个子,黄黄的头发,背着一些不属于她的衣服,开始了她不该这么早就开始的
人生历炼。

  受过多少苦,受过多少委屈,在给我写的信里她只字不提。每次回来,她都用她微薄的薪水,给我们带许多礼品。说实在的,当时收到她的礼物时,我并不觉得心酸。那时的我是用欣喜的
心情去接受着它们。直到96年我自己也去深圳打工时才明白,妹当时给我的礼物的重量。也才明白她给外婆钱时的孝顺。

  妹
结婚时,我的家境不是很好。照理,亲妹出嫁我应该给妹一些体已的。可是却只能给她一些小东西。妹那高兴的神态我到现在还忘不了,那应该是我第一次送她东西。

  

  弟

  弟是在妈妈的坚持下,以爸爸三级工资,行政级别降级的条件下来到这
人间的。不管是为妈妈对过去几年没生男孩儿所受的不平待遇的反击,还是因古老的重男轻女的
思想的得意。反正弟是在我的慌乱(妈生弟弟时,要我去接接生婆,可当时我根本不懂什么是接生婆)、爸妈及所有
亲人的期盼下出生的,爸爸听闻妈生了,对已经有三个
女儿的他是很怕再生一个女儿了。他连迈进里屋的勇气都没有,只站在堂屋里问接生婆:“生了。是个什么?”“恭喜,生中了,是个崽。”爸爸一听喜得马上挑起箩筐扁担准备去外婆家报喜,走出没两步却又停下了脚步“老子还得去看看,前三次都管是生中了,可不都是妹几。”又放下扁担,一步跨进里屋,打开襁褓看了看弟的下体,然后:“老子终于做爷哒。”一路狂呼着去报喜了。

  虽然当时我们的家境并不很好,但弟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含着金匙出生的。(当然,我不否认身为爸妈第一个孩子的我也曾受尽宠爱。)

  弟在百般呵护中从襁褓到牙牙学语到长大成人。爸妈为他所操的心,我历历在目,却无法一一例举,只记得有次弟感冒了,爸爸的同事笑着说:“熊家大少爷一个喷嚏,五花洲的地也要动三动。”这只说明爸爸当时对他的在意程度。

  弟在常德读中专时,我和妹在深圳打工。弟平常都不写信的,有一次,他写信给我们说是考试得了名次。当时我们俩喜得“总算爸妈没白疼他。”随即给他寄钱过去以资鼓励。

  弟毕业后,由学校分配到福建打工。数月后,却是扒车、吃着方便面回湖南的,到益阳时身上只剩三元六角钱,他硬生生从益阳走到了沅江,却在途经莲子塘时用仅剩的钱给我买了几斤桔子。当我看着弟弟边吃着堆得老高的蛋炒饭,笑着陈述他的历险记时,我的
眼泪扑嗽嗽的流“太为难他了,受了那么多苦。”“男孩子要受点磨难才能长大。”
老公在这边劝着我。

  在家没呆多久,弟又转战广东。这次凭他自己的努力,找到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过年回家时,大老远的拎回一对酒,一条烟,爸爸当时带着泪光的笑容,我现在
记忆犹新。呵护的宝贝终于可以赚活自己了,终于长大了。

  后来,弟又到长沙、佛山等地打过工。在佛山时他失业的那段日子过得怎样是从妹的电话里得知的。他过得很不好,缺衣少食的,却又不肯回家,怕爸爸责骂。二十多岁的男子汉就这样在外漂了几个月。期间都是妹及妹夫在照应着他。

  后来在爸爸的严令下,弟回来了,在别人的介绍下,弟去相亲了(都二十七岁的男孩子了。再不结婚爸妈就寝食难安了)这是目的性很强的相亲,为结婚而见面,大龄男女,对眼就行。于是相亲就变成了订婚宴。

  过年后,弟媳提出要自己在长沙开店,爸妈四处借贷,共酬资十几万元,让他们去了长沙。

  在长沙
生活的怎样,从弟媳隔天打过来的上诉电话不得而知。这样吵吵闹闹的过了一年,快
元旦了,弟媳已经怀孕了,爸妈就选了个日子,让他们结了婚。

  新婚后弟媳要求让妈妈去长沙照顾她孕期及生产期。妈妈去了半年,半年中给她打电话,每次都说媳妇对她好。可是在侄女出生后十多天,妈妈突然强烈要求要回沅江。怎么劝也不成。所有的一切,我从妈妈日渐消瘦的身体及爸爸每次从长沙回来时的辗转反侧感知的。本来
心痛难忍,但想及只有一个弟弟,再则新婚磨合期,难免一点磕磕碰碰,也许过一段
时间会好些。这是那段时间爸爸和我说得最多的话。也许是苍天感知了我的祈求,许是他们确实长大了,好长时间都没听到他们吵架的消息了,加上侄女一天天的长大,爸爸的脸上又有了些笑容。

  

  迷失

  直到今年
国庆前夕,弟媳高高兴兴的跑来沅江,说是要在沅江给爸爸过生日,我认为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孰料,风雨总是藏在平静的表象之后,爸爸生日的第二天,由于我的原因,与弟及弟媳争吵起来,再一次让爸爸的心在热油上煎了一次。

  起因是关于寿宴礼金。当时本来说好礼金全部给弟媳,以后的人情账归弟弟他们还。在给了弟媳一万元后,准备再把剩余的钱给她时出状况了,大家不同意。是因为考虑到他们用钱没度,再加上爸爸已经六十岁了,而且人情都是乡下的,以后要是东家或西家有点什么事,等弟弟他们寄钱过来再去,很不方便。再加上他们开店时贷的款只还了几万元,如果把礼金给爸爸让他去还贷,又可以少背一点利息,间接地为弟他们减轻了负担。所以我就把
那些钱顺手给妈妈了。本来一个为他们好的建议,却在吵闹中解决。虽然钱最终留了下来,去还了一万元的贷款。但我很难过,我与弟弟的
亲情却在吵闹中迷失了,或者早就在金钱中迷失了。

  今晨收到妹妹寄来的礼物,想着刘墉写给他儿子的一封信里曾写道,为他再生一个妹妹只是因为在
父母的葬礼上能有
一个人与他承受着同样的
痛苦。在父母不在后的日子能相互依靠扶持。可是父母活着的时候,所有的担扰、所有的叹息妹看到了,我看到了弟他感受到了吗?
泪水一阵阵漫过眼睑,为我在金钱中,在物欲横流的生活中迷失的亲情。

  

  酣梦2009-12-27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