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愿您安好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62次浏览 0个评论

  我至爱的人还尚在人世,实在是我最大的幸事,可今天,她住院的噩耗却是咋响地传来。她便是我的祖母,我从未叫过她祖母,总是“俺奶、俺奶”的唤她,音调亦还不是字面,不过浓厚的皖南口音中透得是比血浓于水更浓的亲。现在我是见不到她的,沉重的
思念系在心里,总让自己在离家千里之外的他乡朝着天际喊出一声“俺奶”后,泪流得热烫、一塌糊涂。我六岁前是祖母抚养的,祖母
一生过得波折坎坷,生于地主的
家庭,却是一天的富家
生活都没享受得到,
父亲被斗地主的人踱门打死在眼前,鲜红带着颤抖的血色
记忆跟随了祖母一辈子,种下的是对至亲
死亡的恐惧。其实曾祖父是个本分厚道的老实人,家中的鱼肉不曾沾染过,因为信的是佛,念的是经,吃的是斋,喜的是乐善好施,佃农们没有受过一次欺压,反过来,是曾祖父家的佃农倒是一件幸事。可我的曾祖父吃斋念佛、厚实
善良一辈子,换来却的是在家中被人以暴致死在家中,当然这些事都是我在回乡时向村中
老人毕恭毕敬,请教得来的,祖母的记忆,是碰不得的。人分三六九等,地主何尝不能亦是。那群人,不,不能称他们作人,因为他们没有人的品德,但他们却长着人的身子,还有人的心,不过却是散着恶臭的心,那便叫他们——“蛮人”,这些“蛮人”就是一群被利益冲红了眼的野兽。祖母从小就是忍着饥,耐着寒,吃着百家饭,穿的百家布长大的,这个中的磨难与坎坷,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完、道不尽的!可
命运不肯就此放过祖母,对至亲死亡的恐惧第二次冲刷着祖母,就在我出生的那年,我的大姑溺死在自家的鱼塘里,白发人在那一年送了黑发人,斑白就此成了雪白。祖母一边忍着悲恸,一边揣着十二分的爱意投入到对我的拉扯上去,年幼时苦难不愿让孙儿受到半分,失去
亲人的痛使她百般的疼爱与呵护!可现在于我来说,六岁前的记忆都是支离破碎的黑白画面,可祖母那因一生辛勤劳累而枯槁消瘦的面容对我袒露出的
微笑、一声声对我亲切却又透着老迈的呼唤,定格在我心中
永恒的时空,一笔一划的深深镌刻全身的骨上,深到似渊薮一般,今生怕是身死,这般固执的念也不会断绝在这天地间,一定会随
时间逐流、飘荡下去。我是受现代
教育的人,仙佛鬼神、真主上帝的东西通通一概不信,这种
信念从小便扎根在脑子里,早已根深蒂固,但今天却是要求求各路神佛,真主耶稣也请帮帮我,保佑祖母平平安安,安然无恙地走过这一次。麦果愿用我
灵魂深处仅有的光芒,替您挡
岁月的风刀,用我十倍的光阴换您多一秒的驻足。“俺奶”,又唤一声,又是忍着不知道怎样痛,“您一定安好!”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