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的眺望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53次浏览 0个评论

  只要一进入腊月,
母亲每天都会出现在村口的老
槐树下。对着绕村而过的公路出神,因为那里是我
回家的必经之路。

  

  离
过年还有近二十天,广州至汉中的火车票,却早一售而空。二十几个小时的行程,连站票也卖得一张不剩。看来想回家和母亲团聚的愿望又将成空。心里不免有些惆怅和
失落。母亲那期盼的眼神,蹒跚的脚步,伴着阵阵酸楚涌上心头。母亲在
电话中说,现在村里基本上已没人养猪,皆因成本太高。但听说我要回家过年,才在家里喂了头大肥猪,只等我回家过年便杀。若知道我没卖到票,不知该有多失望。这些年,我们在异乡
漂泊,疲惫的是母亲。她那不分
四季,没有昼夜的�抗遥�总在苍凉的
旅途给了我们无尽的
温暖

  

  而我们,却总是让她在无边的
孤单中眺望,无际的
寂寞里等待。就算能用尽所有的方式去弥补,也都已无法追回母亲那日渐苍老的容颜。每到逢年过节,一想起母亲孤零零的身影和那满屋的清冷孤寂,我这心里,不只是痛疼和
无奈,更多的是愧疚。晚上下班,将买不到票的事,告诉了母亲。电话那头,她
沉默了。过了一会才有些落寞地的说:“没事,反正我
一个人在家也都习惯了”母亲的轻描淡写,让我心底的懊悔和自责又增加了几份。

  

  我知道,她月月盼,天天等,就是想等我们平平安安回家,喜喜庆庆过年。辛苦一年到头喂的猪,也仅仅是为了儿女回家能吃顿可口的饭菜。只是我们,却如放上天的
风筝,离
父母越来越远。他们手中牵着的线,却怎么也拽不住
那些奔波着身影,匆忙的脚步。

  

  初中刚毕业那年,
父亲因一场车祸突然离世。不满四十的母亲在
伤心欲绝中,用那瘦弱的肩膀,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家。刚上初一的妹妹为了不给母亲增加负担,默默缀学,和我一起步入打工浪潮,供幼小的弟弟
读书。随着
时光的推移,苦涩的日子慢慢有了起色。母亲却因常年在田地里过度操劳,落下了一身的病根。每想起这些,身为长女的我总会黯然神伤。后来,随着我和妹妹的相继出嫁,弟弟多年未果的婚事,又成了母亲心头一大优愁。当看到母亲愁云满面忧心忡忡的样子,我心中满是痛疼。

  

  除了安慰,却也无能为力。确实,人这辈子,有很多事,有很多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只要有积极向上进的心态,努力不懈永不言败的
信念
生命才会有光亮,
生活才能有
希望
岁月如梭,父亲
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二十个年头了。这些年,漂泊如影相随。家,远了。
天涯,却近了。

  

  只是苦了母亲,在孤寂中
守候,在守候中眺望。她日夜盼着的,是儿女的归期。每次回家,只要能看到母亲的笑容,眼眶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湿润。路途上再多的苦,再疲惫的颠簸,都有了
价值。母亲的
快乐,对儿女来说,是如此重要。只是每个转身的�x那,总会隐约听到,某些东西破碎的声音,那一宁是母样不舍的泪。时光飞逝,母亲也已迈入了六旬的门坎。因过于操劳,身体状况日渐衰弱。我和妹妹多次劝说,但她还是舍不下家里那点薄地。依然忙碌在田间地头。

  

  总说弟弟还未成家,不能停止劳作。每听到这些,
泪水总会不争气的潸然而下。
平凡如你,辛劳如你,
善良如你的母亲啊,真得好想,好想让你停下操劳的脚步,小憩一下。你如此劳累,而
女儿,却只能在远方,在泪眼婆娑里,柔肠寸断的把你
思念。记得有一次
春节回家,火车晚点3个多小时。等我赶回村口,已是暮色时分。在淡淡的雾蔼中,我看到了村口老槐树下,母亲倚树而立着的消瘦身影。在凛洌的寒风中,孤单无助的像个孩子。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我哽咽了,泪如泉涌。母亲看到我
流泪,慌了神:“孩子,你怎么啦?”边说边手忙脚乱的从我手里接过行李,拉着我的手,朝
黄昏
村庄走去。在我们回村的路上,风,又一次呼啸着扑面而来,吹乱了母亲的白发。也吹落了我眼中的泪水。

  

  短暂的假期后,又到
离别时。母亲执意要送我。想说的话太多,却一路无语。直到五公里外的县城车站,上车后,在我的默默地挥手中,母亲才缓缓转身,默默离去。透过车窗玻璃,看到身后渐渐远去的母亲,正在用手偷偷抹着
眼泪。我的心,猛然间又痛了起来。母亲老了,是那样的孤单和落寞。母亲哭了,她的泪流在了我的心上。当她一次次面对满屋的孤寂和满地的清冷,心里又该是怎样的凄凉和感伤。是啊,小时候天天盼,就盼孩子早点长大。待到长大了,却离自已越来越远。只有深入骨髓的思念,在梦里停停走走。唯有沁入心脾的孤单,在心底来来回回。这浓浓的孤寂,这满满的清冷,该怎样才能散去。

  

  我走后,母亲又将面对一个个数不清的冷寂。家里陪伴她的,除了那台陈旧的收音机,就是那只老花猫。一部红色座机电话,放在床头。我和妹妹都已出嫁,常年在外的弟弟还未成家。母亲白天在地里忙碌。到了晚上,偶尔看看电视。很多时候,就坐在电话机旁等我们的电话。若几天没打电话,她开始担心。若一个星期没打电话,她便整夜失眠。不管有事没事,每晚等电话,成了留[守母亲生活的一部分。那怕只是一句的问候,一声平安,都会带给她一枕好梦。于是,每个夜晚,我已习惯了打电话回家。

  

  如今,只有妹妹在离家较近的铺镇上班。好在妹妹妹夫孝顺,常会隔三岔五去看望母亲。农忙时,若碰上周末,也会去地里搭把手。转季时,也会给母亲添置些御寒衣物。每当母亲在电话中絮絮叨叨,我的眼中常会满含热泪。这泪,有对母亲的疼爱,妹妹的感激,也有对
人生苍凉
命运多舛的感叹,世事
沧桑人情淡薄的体悟。几多颓废,几度凄凉,早拼不出日月深处那丝丝悲沧。

  

  今年
夏天,老家久旱无雨,家里的稻田早已干得开了裂。母亲急得团团转,我不忍心,天天打电话回家。询问稻谷的长势,了解稻田的干旱实况。每次打完电话,眼前总晃动母亲焦虑的眼神。在母亲和乡亲们用抽水机和旱魔抗争后,稻谷在最需要灌溉的抽穗期,终于迎来了几场透雨。我总觉得,是老天被庄稼人执着
感动了。稻谷丰收了,我也总算松了口气。整个夏天,我的心都被老家的干旱占据着。我知道,家里不差粮。

  

  但庄稼人的憨厚和耿直,使母亲和乡亲们大半辈子,都视庄稼为自已的孩子。只要种子落地生根,就会细心呵护,疼爱有加。从不怠慢。那怕只有一丝希望,也要竭尽全力。他们对待庄稼的这种
精神,总在感动着我。家里的稻谷颗粒归仓后,我被干旱纠结着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到此时才明白,不论置身天涯还是栖息海角,整个身心�o早已被烙上了黄土地的印记。母亲的淡愁和忧郁,村庄的萧瑟与败落�o也被根植在我
灵魂的深处。它们常会在无眠的雨夜,为我奏一些哀婉的思乡曲。数年前,当“留守”这个词语,在不经意里进入视线后,便频繁的游走在我们身边。每次回家,看着越来越多的
老人,拖着衰老的身体,牵着幼小的孩子,自村道走过,
心情总莫名得沉重。虽说留守问题已引起社会的关注,但对于庞大的留守人群,无疑于杯水车薪。在这无奈却又
现实的话题面前,留守群体的将来,将何去何从?留守群体的心声,谁能体悟?对于成千上万漂泊游子而言,对家中的老人和孩子,有的只是愧疚和
牵挂。谁想背井离乡?又有谁想远走他乡?和家人团聚,在双亲身边尽孝,本该是件平常而又
美好的事。可生活的重担,生存的压力,伴着时光无情的脚步,将我们带进了更多的无奈和更深的迷然中,使许多看似平常的愿望,却成了奢望。母亲也只是许多留守人员中的一员,她对子女的守候,她在村口的眺望,每天都会在无数个村口,无数个留守老人心中上演。

  

  他们眺望着的,不止是对
亲人的牵挂,
亲情的追寻,也是对团聚无声的向往。在一个个平淡朴素的眺望,映着的是眸底的深情,倾出的是往昔的
眷恋。岁月无声,容颜易老,唯有思念,青葱着
记忆的容颜,惊艳着最美的华年。无数个日子,
乡愁日渐一日的泛滥。总在无眠里,一次次想起村庄,想起母亲。那些曾生机勃勃的村庄,曾健硕爽朗的乡亲。他们艰难而又跄踉的脚步,曾有着怎样的跋涉和眺望。倦意重重的
心灵,又是怎样漫起了遮天蔽日的沧桑。一些透明的液体,总会至无声无息中自眼角滑落。真不知道,能再为村庄,再为母亲做点什么?才能让破落的村庄,暮年的老人,能安稳的走过一截温暖而又美好的时光。

  

  人生,就是一个漫长的眺望过程。
童年时,我们在眺望中拥有纯真。
少年时,我们在眺望中领悟轻狂。青年时,我们在眺望中诠释热情。中年后,我们在眺望挥霍沉稳。老年里,我们在眺望中浓缩深情。当在时光的斑驳中回首眺望,看着它们被岁月挤压,打磨。看着它们由粗糙到光滑,再到圆润。我们也在时光的眺望中被岁月碰撞,由青涩,到
成熟,再到衰老。在眺望中,我们回首昨日,昨日曾在挥汗里硕果累累。在眺望中,我们展望
未来,未来将在耕耘中绿意盈然。

  

  渐渐的,我也学会了眺望,眺望远方。我想让我不再忧郁的双眸,越过重叠的
山水,穿过
迷茫的云雾,去温暖母亲的
孤独和村庄的萧瑟。不管是否要追风踏月,还是迎霜沐雪,都将无悔。母亲凌乱的白发,村庄衰败的蹒跚,都已成为我梦里最深的痛疼。唯有眺望,才能在哀婉中看到明媚,才能在凄凉里
邂逅温暖。它们非诗非画,但泪眼盈盈里却缱绻着柔情。怅然若失中挥洒着豁达。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眺望。在眺望中,才能看见生命最初的悸动和惊喜。在眺望中,才能领悟到年少时的轻狂和稚嫩。在眺望中,才能在
宁静中诠释从容,在干练中领悟睿智。很多时候,它如风似影,来去匆匆却又风华乍现。有时候,它如甘露,清洌,甘甜。有时候,它似佳酿,香醇,悠长。不管是
欣赏,描摹,还是回首,都会在不经意中成为记忆华章,
流年碎影。

  

  如有些人,唯有
珍惜,才不至
遗忘。也如有些事,只有珍藏,才不至于遗失。在岁月无尽的轮回里,我们能做得只有
感悟,去感悟那些瞬间即逝
风景和风情。

  

  不管有一天是否会独陷逆境,或迷失顺境,都需要一颗平常心。逆境中,不气馁,顺境中,不狂妄。在旅途,在路上,在无法预料的未来,只有怀揣希望,才能淌过困苦,泅过艰辛。纵使有一天,会被坎坷围追,会被贫困堵截,只要初衷不改,
理想之灯不熄,便会浅遇
阳光,携手明媚。很多时候,常会独倚窗前,静聆拂耳而过的风,轻看投影心海的云,任
细雨打湿记忆。不知它们是否曾来自远方。有无路过思念遍地的村庄,看见迎风而立在眺望远方的老人。

  

  当她伫立村口,肯定又是在思念身在他乡的孩子。只是,她不知道,她眺望的姿势,早已成了儿女心中最美的剪影。在母亲的眺望里,我
成长着,被温暖着。我思索着,也忧郁着。不管忙累与否,早已铭记,每天都需打回家的那个电话。不管是穷困潦倒,还是
春风得意,亲情早已成为我们灵魂深处,那永不荣枯的葱茏。

  

  父母想要的,无非就是一次暖暖的相聚,一声轻柔的问候。和他们付出的相比,我们所做得,实在是微不足道。不管面对怎样的浮躁,只要想起母亲那在村口的眺望,
黑夜,不再漫长。严冬,不再寒冷。因为这路上,有母亲,在给我温暖。有村庄,在给我
力量。在村庄年复一年的等待里,在母亲月复一月的眺望中,我听到了爱流淌的声音…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