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老照片勾起的永恒记忆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90次浏览 0个评论

  我出生在辽北一个偏僻的
农村,我有一个灰色的
童年
时代,随着
时间的流逝,能勾起我
回忆的就是那张我童年唯一照过的老照片,这张弥足珍贵的照片,成了我童年
永恒
记忆中的瑰宝。

  

  大概是小学二年级的暑假,也是农闲时节,那时我也只有八、九光景,跟着
父亲一起去抚顺农村卖鹅雏儿。

  

  我记忆中那时刚刚粉碎“四人帮”不久,农村可以去集市卖点东西了,由于家里孩子多,又都在上学,只有父亲一人在生产队干活,挣得工分勉强够解决家里口粮问题。为了补贴家用,在农闲的时候,我的
母亲都要在家里孵化鹅雏儿,然后我父亲去外地销售。我虽然还很小,但正应了那句老话说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也能帮助父亲挑会儿纸盒箱,让父亲能稍作喘息一下,而且我也能帮忙照管一下鹅雏儿。

  

  我家离镇西堡火车站20多里路,依稀记得那次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外面还漆黑一片,天上繁星闪烁,道全是土路,坑洼不平,很是难走,再加上当时天色还很黑,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走到什么村子,天才渐渐放亮了。我如今仍然记得路过一片棉花地,也是我
一生唯一一次看到过生长的棉花,因为我们辽北主要种植水稻、玉米、高粱、黄豆,小麦和谷子很少种植,棉花更是十分稀罕儿的作物。

  

  路上我只换过父亲两次,都是很短暂,就让父亲抢回去了,其实我还能挑上一段路程,路上草棵上露水很大,等到火车站的时候,我们的下身裤子和鞋都湿透了,也没有替换的,只能硬挺着。镇西堡只是个小站,火车只停留了几分钟,我们好不容易上了火车,父亲买好了车票,我无需买票,还很幸运,我们有座。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坐
绿色的火车,对火车的新奇让我忘却了身体的劳累,四下张望,看看车厢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父亲忙着打开纸盒箱,给也能乘火车的鹅雏儿们通通风,让其饮点水。

  

  那时的车速其实没有现在的快,但我觉得很快就到了。我们下了火车,已是中午时分。找个地方落脚,父亲又忙着给鹅雏儿喂点食和水,然后我们
简单吃点我母亲给带的玉米饼。也许真饿了,我和父亲吃得都很香甜。之后我跟着父亲一步一步走向陌生的
乡村

  

  抚顺是个山城,农村也是一座山挨着一座山,
山村里村民并不多,就是几十户人家。那里的村民非常热情,即使不买也很热心。我发觉有水的村子里的村民都爱买,可惜那时
农民家境还
依旧很穷,都买几对,没有钱买成群的鹅来饲养,本来他们想多买几只,可惜手头太紧,只能啧啧叹息。快到
太阳下山时,我们卖了一箱多。父亲很高兴,说比以往好卖多了,今天我想起来那主要是时代不同的缘故罢了,仅是一年光景,国家和百姓的日子也大不一样了。

  

  怕天黑,我跟父亲赶紧往大车店赶,怕天真黑了在山里迷路。我帮父亲捧着鹅雏赶路,一路小跑,四十岁的父亲脚步很矫健,走得和我一样飞快,竞不觉得很累,大概是挣钱了,心理高兴吧。

  

  等到我们感到大车店时已经上灯了,大炕上已经有很多人在歇脚。店主给我们指定了位置,我们放下东西,父亲又先忙着照料鹅雏饮食,我知道那是父亲的
希望,也是家里的营生,不能有半点闪失。我们爷俩简单吃点干粮,喝点水,洗洗脸,我就先躺下了睡觉了,父亲比我晚睡些。也不知睡了多久,父亲叫醒了我,吃点玉米饼,就赶路了。

  

  等到太阳露出红彤彤的笑脸时,我们已经进山了,到达了寂静的小山村,好在这里的农民起得早。一上午,我们转了几个山村,就把剩下的鹅雏全部卖完了。父亲乐坏了,夸我能干、懂事,帮了他大忙。说回到城里给我买饼干和汽水,不吃玉米饼了,我也高兴不得了,顺手抢下父亲的空箱子,兴冲冲地往回赶,身上的饥饿和疲劳一扫而光了。

  

  等到城里的食杂店时,父亲果然给我买了饼干和汽水,那是我全年都吃不到的奢侈品,这也是我劳动换来的报酬吧。父亲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块饼干,没有喝汽水,要了瓢自来水喝了。我今天才知道父亲只是因为怕多花钱,又疼爱我这个儿子。

  

  小时候我和兄弟姐妹都没照过相,也没有看见过
父母的照片,不能说是一种无尽的
遗憾。当我和父亲路过一家照相馆时,我发现父亲眼里露出惊喜的
目光,他突然对我说:“儿子,咱爷俩照张相吧!”我当然高兴了,这次出门经历了很多第一次,回去可以跟兄弟姐妹和小
朋友们炫耀一番了。

  

  我和父亲照了一张2寸横版黑白照片,这也是我小学以前唯一一张照片,同时也是父亲留下的唯一一张中年照片、照片里父亲露出难得的开心笑容,我看上去有点拘谨。这张照片太珍贵了,以后我几次搬家,都精心带着它,因为它能勾起我尘封的永久记忆,回忆起艰苦
岁月里父亲和我心心相印的温馨瞬间。

  

  我的父亲
少年时曾考入东北工学院,只是因为那个动荡年代,毕业后不得已辗转又回乡务农了,这是父亲一生最大的遗憾,少年发奋
读书却没有最终改变他的
命运,我不知道这对父亲
伤害到底有多深。我只记得父亲很少笑过,只是到了晚年,日子好过了,才经常可以看到父亲脸上的笑容。

  

  晚年父母随我进了城里,享受了一段
幸福
时光。可惜晚年父亲患上了脑血栓,经常要吃药住院,后来病情发展到一定程度,身体各个器官开始衰竭,终于在两年前
离开了我们,父亲享年75岁。

  

  父亲虽然离我而去了,但在我梦里总和他相见,我
永远
感恩我的父亲,他教会了我
坚强、勤俭和
善良,使我的
人生之路走得坚实。每当我翻看那张老照片时,仿佛又穿越了时空回到那时那地那景。如今不知道我照了多少张照片,即使尺寸大了,也是彩色的了,效果也清晰,都很光鲜,但都没有那张已经开始褪色发黄的老照片儿珍贵,因为它承载了一段最刻骨铭心的
历史回忆,它非常厚重,深深镶嵌在了我的
灵魂深处,警示我永远不能忘本。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