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姥姥 作家选刊10期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59次浏览 0个评论

  公元2012年农历五月二十六日,是周六,这天下午,孩子找小朋友玩去了,爱妻在家里忙着琐事,放松了一周紧张忙碌的我,倒在床上酣然大睡。睡梦里,忽然见到了我的姥姥,依旧是生前的模样,一件灰布上衣,黑色的打腿裤,灰白头发上蒙着灰白色的头巾,还是那样和蔼可亲,还是那样慈祥善良,忽然,她牢牢的抱住我痛哭起来,我也搂着她嚎啕大哭。就在我俩抱头痛哭时,我从梦中惊醒,眼泪瞬间涌出,为何姥姥在这样一个安静的下午,来到我的梦中,她有怎样的痛楚与他人难以言表,要和我这个外孙诉说?我心难于安静,想起姥姥的一生,眼泪涮涮地流了下来。一切仿佛昨天,犹如一切刚刚过去!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心酸,赶紧给三舅打电话,说我刚才梦见姥姥了,刚才她抱着我痛哭呢!正在忙碌的三舅突然警醒地说,明天是阴历五月二十七,是你姥姥去世三周年的祭日呀!对于姥姥去世的日子,我并未记于心中,只知道是夏天热时。在她故去三年之后,我于她离世三周年的前日在梦中相见,冥冥之中,这是上天的安排,安排在另一个世界的姥姥与远在人间的我相见。
  
  姥姥对我的一点一滴,我今生都是难以忘却的,她受尽了人间的苦难,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儿女子孙身上。在她临终前,唯一放不下的事情就是我的姥爷,昏迷之中,唠叨的也是说姥爷不会做饭,不会照顾自己,遇事就发火,是典型的“钉头”,她要是去了,他可怎么办呀?我想,如果说,姥爷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的话,会用言语表达的话,他对姥姥说的话一定是:我们来世还要做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百年修得同船渡,但是作为一对年龄已经八旬,经历了旧日子和新时代的人来说,夫妻情分积累到这样的程度,我们还有啥可说的呢?公元2009年的农历五月二十七,姥姥不幸离世,享年八十岁。在去世前的几个月里,母亲在身边一直照顾着她,直到去世,尽到了做女儿的孝心。但是由于失去母亲,情感的打击是深重的。对于母亲来说,除了我的父亲以及我们兄弟两人之外,姥姥是她唯一的亲人。就在2009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母亲的一只耳朵突然失聋,住院近20天,医生也无力回天。医生私下告诉我,母亲的耳朵属于情感上受了打击以后的神经性失聋,今生这只耳朵的听力恐怕也难以恢复了!
  
  在姥姥病中,我携妻带子前去看她,她那时已经病入膏肓,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是看到我们全家的时候,姥姥坚持让舅舅把她从床上扶起来,告诉我的妻子以及舅舅们,把放粮食的柜子和面缸打开,让把家里的粗粮给我们带点回去,说咱家里粮食不缺,我们在外面吃不上,想吃还得花钱呢!我的妻子看到这里,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劝她好好养病,不要操心我们的事情!妻子是省城长大的人,由于早早离开了老家,对于她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温情几乎没有感觉,以至于后来经常提及,对于其祖上,还没有和我姥姥的感情深。
  
  姥姥在村子里是有名的孝顺媳妇,姥爷弟兄姐妹好几个,弟兄三个,老大早亡,老三在外当干部,姥爷的父母都是姥姥伺候而终的,姥爷的母亲九十三岁才无病而终。姥姥那时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六十多岁的儿媳妇伺候九十多岁的婆婆,洗脸梳头,喂饭喂水,端屎端尿,任劳任怨,毫无怨言。婆婆在临终前流着泪告诉姥姥说,你四个儿媳妇,只要有一个像你一样,你就能和我一样得到善终,这是几辈子修下来的福分呀!我不由得想起了姥姥家的艰难时刻。以前的那些年里,每到春节去姥姥家走亲戚,姥姥总是把面条做给远方的亲戚吃,而自己最近的人,母亲、我和弟弟都是吃的玉米面,而且总是最后吃。
  
  小时候,在这样的场景下,总是觉得不公平,伤心流泪,似乎很委屈。长大后懂事了,才明白了姥姥的艰难,其实那时她心里和我们一样难受。母亲后面有四个弟弟,姥姥总是后悔说,还不是因为家穷累手大,没让母亲识上字,打小就照看四个弟弟,看了老大看老二,下地干活,受了一辈子的罪,从来不知道歇歇自己的力气,心疼一下自己!当四个舅舅长大成人,姥姥姥爷又给他们操持婚姻大事,在极其贫穷的情况下,东家借,西家挪,先后给四个舅舅娶过了媳。她和姥爷受再大的憋屈,也不让儿子们受为难,其实这不正是中国母亲和父亲最伟大、最仁爱的地方吗?这一点姥姥做到了,尽管儿女们可能不理解,但是从我做外孙的角度,我是以震撼和感动心情深深地理解姥姥的!在我们家揭不开锅的时候,姥姥常常挤拼出一点粮食蔬菜来接济我们。记得一个夏天雨中的傍晚,那时我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和弟弟坐在家里的炉膛上准备吃晚饭。外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姥姥让二舅背着一点粮食和一口袋的北瓜给我们送到家里。那一晚,姥姥还让舅舅给我和弟弟带来一样手工制作的木制平板玩具车。在那个除了不是玩桶箍,就是和稀泥的时代,这样一辆小木玩具车的意义,我觉得已经远远超过了现在所有的电动玩具车!今天,看到有的地方的小学生上学连一本字典还用不起,我便想起了我的第一本《新华字典》,那就是姥姥给我的。上了小学后,那时也买不起字典,姥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本已经没有目录的深蓝皮的小《新华字典》。姥姥一直关心着我的学习
  
  1996年7月6日,在我高四已然结束,第二天就要参加高考的时候,姥姥让三舅骑自行车带上她,赶了几十里的路,从村里来到县城的学校看我,给我鼓励,给我加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没有读过一天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是对于儿孙的学习却关怀有加。她对于我们儿孙辈,对于整个家族是怎样地一种希望和寄托呀!我和弟弟是通过读书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对于“知识改变命运”理解最为深刻,对于舅舅家的表弟表妹无疑是起到了“表率”作用的。姥姥在教育他们的时候,常常以我和弟弟为例,表弟表妹先后通过努力,通过读书选择了一条走向外面世界的路。三舅家的姑娘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正是每年临近农历七月十五给亲人烧纸上坟的日子。每到这些时候,舅舅们都要让儿女去给姥姥的娘家送贡品和纸钱。而这一年,已近八十岁的姥姥把三舅叫过来安顿说,今年你们亲自去送贡品和纸钱,不要让孩子去了。因为在村民的习俗中,这些日子的阴气是比较重的,对一般人而言是无所谓的,对孩子们却不吉利,而且表妹正在“关键”时刻。从姥姥的一言一行中,看出了姥姥的细心以及对儿孙们的关爱!
  
  在姥姥下葬的那天,我将一篮素洁的百合奉献于姥姥的灵前,以寄托我和弟弟全家的哀思。长歌当哭,是在痛定之后!在她老人家的葬礼上,尽管我没有流泪,也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姥姥的爱,但是我想,她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会感觉到我的悲恸以及对她的怀想!我知道,“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不是作为外孙的我所应该表达的,但是我是多么希望她依旧活在这人世间啊!对于姥姥,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在这里记述,因为我不能一一将其细细罗列,斯人已逝,悲痛难追,但是忽然的梦幻,又把我带到了她活着的时代。
  
  尽管阴阳两隔,昔日的时光永不回返,但我真情地希望姥姥在遥远的地方一切安好,时不时地进入我的梦中,让我永远不能忘却我的本源!长夜之思,记述于此,虽草可绿,叶可芽,然人可复见乎?生命无常,世态万千,追思怀远,以纪先亲,一句话,想念姥姥!
  
  作者简介:李晓波,男,七十年代生人,山西省长治县人,大学学历,经济师,长治市作家协会会员,1997年6月毕业于山西省财政会计学校,并有幸进入地税系统工作,现任职于长治市地方税务局。参加工作十多年来,工作上兢兢业业,生活上平平常常,幸福而满足,由此常私自感谢命运和机遇的垂青,工作之余,定位于一名业余的文学爱好者,曾出版随笔散文集《平淡的幸福》(2010年2月山西出版集团、三晋出版社第一版)。最大的人生感受是“我们可以不优秀、不突出,但不可以不勤奋、不努力”!
  
  联系方式:QQ——2643239633;邮箱——2643239633@qq.com;电话——15935531050  赞                          (散文编辑:淡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