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迟迟不归巢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62次浏览 0个评论

  

  
南方的4月前后,是一片骤雨连绵的阴霾天。

  阴沉沉的
天空中,有用肉眼无法精确评估的雨势滂沱而来,附着某种厚重感的意味,嘀嗒嘀嗒的,狂妄地吞噬着这个
城市的亮光,雷霆闪电接踵而来。

  喧闹的
校园里,不满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出现。
清明假期临近,谁也不愿在坐车
回家
旅途中,看到猛烈的风雨如影随形,放任这些
自然因素扰乱自己
生活的节奏。不少人就这样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眉目微皱,神情忿恨,语气带上些担忧,但却依然暗藏着“狂风骤雨也无法阻挡自己归家似箭的脚步”的坚定。

  无法感同身受这样的坚定。亦无法生出激动难耐的
心情
那些迫不及待归家团聚、拜祭的心情,风雨无阻是他们最大的决心。只是,这般的情绪,我已经缺失了很久。所以我的归家情结比较淡薄,所以我格外贪恋异地的陌生气息。陌生,充满冰冷的质感,却是我感到怪异的安心。只因在陌生的地方,没人知晓我狼狈的过去。

  撑着雨伞缓慢走向车站,面无表情,与神情激动或沉静的人错肩而过。习惯性地打量四周,暗暗探究着路人的情绪波动。
学生们归家的欢喜神色,上班族下班后的疲累的面孔,
老人与年轻人相逢的温馨场面。白天朦胧的雨景,疾驰而过的汽车,五彩斑斓的雨伞。像精心制作的幻灯片,一幕亦幕地呈现在瞳孔里,染上一丝丝黑白照片独有的
味道。四周不断有关于清明订票回家的信息,以及归家旅人各种欢天喜地的情绪,割破沉闷的空气,异常清晰地传入耳膜,让我产生惘然若失的错觉。

  有什么躁动的情绪欲要喷薄而出,脱离掌控,内心闪过一丝惶然,
沉默隐忍。

  “每个人都缺乏什么,所以我们才会瞬间就不
快乐······”

  富有醇厚性感声线的
手机铃声响起,是林宥嘉的《想
自由》。一如既往的,贪恋几秒林宥嘉那情绪隐忍到极致爆发的歌声后,我慢条斯理地接起
电话,问好之后等待电波线的另一端出声。

  “姐,最近过得怎样?你都不知道,为
高考拼死拼生的我,每天都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失眠质量前所未有的差。”

  “姐,你坐车回家了没?清明假前后的放假最恐怖了,人流多,交通堵塞,天色又阴沉,真心给人添堵。不过,我已经打电话给
爷爷让他来接我了,还好不止是自己
一个人扛着那么多书回家。”

  “姐,我这次的一模考试考得不太
理想,心里很难过,你以前是怎么应对这中沮丧的状态的?”

  劈哩啪啦的,妹妹已经激动得不成样子,有源源不断的话似是想要与人分享,隔着近两千里的
空间
距离,我
依旧能辨别出其中激愤忐忑的
情感。像每一个忙生忙死的高考生来说,只要找到一个可以宣泄情绪的出口,就会畅所欲言无所顾忌。而我,心甘情愿当她的那个无须顾忌的出口。

  唇角含笑,眉目舒展,我在拥挤的人群中,透过电波这个传送媒介,认真地传达着我对她的关怀、抚慰和激励,然后得到预料之中的释怀和激扬的答复。电话结束前,她忽然问我
清明节是否回去团聚和拜祭。即使知道问和没问其实都无意义,偶尔感性的她还是问出口了,并隐晦地表达出‘
希望我有空就打电话回家跟爷爷
奶奶’的意思。

  我一边挤开人群走上大巴士,一边僵硬地回应妹妹的请求,握着手机笑得像个蹩脚的小丑。“我尽量。替我多关心一下他们。”是我能给妹妹的回应,不出所料的立刻听到了她
无奈的叹息。不习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敷衍,那便坦诚心肠。只因,说是尽量已经逼近我的极限了。我对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没有过多的
留恋或眷念,更对让我生出逃离心理的老人没有接近的意愿。

  我没有告诉妹妹,终有一天,她会发现,我不是忘了回家的路,而是失去了一颗归家的心。应了安妮宝贝的那句:“我大概是一只鸟。充满了警觉,不容易停留。所以一直在飞。”上
大学后,我一直在努力把生活经营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一年中很少空出
时间
家乡探亲,也很少抽空和家里的长辈们谈谈
梦想,聊聊生活。

  倦鸟不归巢,是因为它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独家的,可以安然容纳自己所有的悲喜明灭的巢。

  毫无预兆,我突然沉默下去,靠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拼命收敛着上涌的泪花,却在巴士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听到的《想自由》时彻底失控。巴士广播里的歌声,与耳机里单曲循环的《想自由》渐渐重叠。

  
寂寞寥落的声调,拼揍出一段影像模糊背景单调的
青春

  那时的我还没有现在这般的平素寡淡的模样。我在爷爷奶奶等长辈的轻视和诋毁中,拼命地
读书
学习,没日没夜地研究课本试卷与试题,向不苟言笑的
老师请教难题,和优秀的
同学聚成一团,为的是不让家人看扁自己。那一段时间里,我鲜少与人交流和交好,不参与校园里的一切八卦轶事,不对别人的行为评头论足,也不愤世嫉俗地痛骂
学校领导的官方做作,只是一味专注地沉浸在
文字与知识的
世界里,带着异常强烈的‘脱离普通班,杀进尖子班’的学习动机,忙里忙外。
痛苦并且快乐着。

  林宥嘉歇斯底里地唱,每个人都缺乏什么,我们才会瞬间就不快乐。我也这般深信着。

  没有人知道,我的内心极度不安定,急需通过外物来平复,通过读书写字来欺骗自己‘
亲人的诋毁是幻觉,毋须当真,玩笑而已’。

  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老是被亲人长辈们不待见的是我,为什么听到他们在背后抹黑我的人是我,为什么从小他们待我如隔了千山万水的陌生人。

  更没有人知道,我在不被人看好的
时光里,是如何抵抗悲愤荒凉的情绪。

  单纯很难,包袱很多。已经很勇敢,还是难过。

  沉默的青春,如一壶静静烘焙的花茶,一经细心冲泡,便会在
宁静致远的世界里,安然欢喜地释放着自己的馨香与馥郁。

  在没有人察觉的地方,我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多次榜上有名,这让许多无法理解我为何那么拼命的人大吃一惊。去老师办公室听侯老师的抚慰,去讲台发表感言,去指教学习不好的同学,我带着一贯的面无表情,拒绝别人夸大的赞美,无视别人投来的嫉妒眼神,认真做着自己手里能控制的事情,内心日渐安定。成绩越来越好,我的学习劲头被越来越多的人熟悉,可是家里的清冷气氛却依旧丝毫没有减退,激烈的争吵和冷暴力还时不时上演。

  与我的始终不被承认和理解相反的是,妹妹的画画天赋和良好稳定的成绩,频频得到亲人们的赞扬与肯定。不知何时起,‘冷漠无情’‘不尊敬长辈’‘偏科严重’‘性格偏僻’等标签被贴在了我的身上,而和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妹妹得到的好评却是‘乖巧温顺’‘直爽坦率’等让人忿恨的形容,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无法扭转的局面。他们对我莫名的偏见和不待见,赤裸裸地表露于色,让我百口莫辩。

  许多事情都有选择,只是往
往事后我才懂得。

  如果我能像妹妹那样表现得那么乖巧可爱,能自然地表达自己对家人的关怀和亲切,能不为他们添麻烦,那么,一家人面对面的第一句话,是不是就不会是责骂、埋怨和恨铁不成钢了?我无从得知。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作为家人的他们,在听到学校里传出我被男生穷追不舍的谣言,以及看到家里的电话白天半夜被打爆的场景,他们第一反应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将我痛骂一顿,并禁止我早恋和给家里添麻烦;从来没有想过,在我发高烧休息还不到一天的时候,便急匆匆地让我回到学校学习,未免落下功课,丝毫不考虑我昏昏沉沉的状况;更没有想过,自己用心写的并登在校内杂志上的
文章、自己写得端端正正的正楷书写、进步明显的成绩,依旧换不来他们的一丝
欣赏、赞许或者肯定····

  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穷途末路的困兽,内心兵荒马乱,神情接近崩溃。太多太多的负面情绪,如海藻般捆缚住我的心。要么不顾一切地杀出重围,要么画地为牢自我毁灭。无论以哪种方式进行反抗,等待着我的都将会是一场彻底的破碎。

  情绪很烦,语气很冲。

  我拼命地证明自己没有给家人惹来麻烦,但长时间
追求者的电话骚扰和成绩的失衡,使我的证明苍白得像一张纸。解释,证明,想要让家人相信自己,陪自己度过自己最狼狈的时刻,到最后演变成争吵,冷战,还有我丝毫不掩饰的失望兼绝望。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鸿沟愈来愈深。

  人和人的沟通,有时候真的没有用。

  我逐渐变得沉默,不喜在人前表露自己的任何情绪,拒绝陌生人的靠近。有一段时间,我沉浸在虚拟
网络的世界里,费很多的心思写或自我治愈或自我反省的文字,学习很多课本知识,看很多外国心理学家的畅销书和
文学读物,写很多明媚和
忧伤兼具的信寄给远方的笔友,对很好的闺蜜抒发心绪,跟妹妹相隔一层楼却常用纸条或者信笺的形式来交流,就这样,我一个人不靠任何家人的肯定、抚慰或者支持走完了高考。

  高考后,我抱着闺蜜Echoi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话。落拓的表情。哭红的
眼睛,满脸的
泪水,毫无形象可言,可我很放心,身旁之人是我
灵魂深处的一抹亮色,有她陪着,我用不着伪装自己。对我们两个而言,家这个词,已经沦落成一所房子,一个失去温度的没有
感情投资的居所。她总叹息,Covian,我们终究不够果敢决绝,所以才会对可望不可及的
温暖念念不忘。而我在听到她的抚慰后,常常笑着笑着就泪流满面。

  或许只有你,懂得我,所以你没逃脱。一边在泪流,一边紧抱我,小声的说,多么爱我,只有你,懂得我,就像被困住的野兽,在摩天大楼,渴求自由。

  初中与高中交替的这几年,我用闪电的速度学会了
成长,懂得了舍弃与自我救赎。那些对亲人的资深的怨念不甘和痛恨,在
岁月的蹉跎下,早已失去支撑我不断奋起的魔力。谁也不能怪罪或着被怨恨,只因对面相坐不相谈的尴尬局面是彼此共同造成的。我清楚地知道,我和他们之间不存在妥协友善的交谈。因着缺乏长期温顺妥善的沟通,我们常常窘迫得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彼此的交谈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坐在对方的身边,却充斥满格格不入的气息。

  去大学报到的前几个晚上,我把自己锁在房间,一遍一遍地听《想自由》。
黑夜中,我看到自己的心,像一朵花一样的苍老了。没有知觉。没有情绪。只剩下释怀般的平静。

  我想要在世界的摩天大楼里,寻找属于我自己的灵魂自由。

  在去大学报到的前几天,将写好的信轻放在爷爷奶奶的桌面后,我便拉着行李箱,毫不回头地去了所读大学的城市。没有道别,也没有温言软语的嘱咐要交待,甚至也没有对家乡特别的留念和回望,我就这样
离开了。
曾经的自己活得无比狼狈,为追求虚无的温暖和体贴,把自己折腾得伤痕累累,但以后这种情况不会有了。因为下一次,我会以另一番明媚上进的姿态,活跃在那些嘲笑过我的人面前。

  “孩子,你那悲喜交集的眼神,像极了我年轻时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时,万念俱灰的心情。心里布满阴霾,却依旧能够自我救赎,于希望中自省,于绝望中崛起,这让我想起了我狼狈却格外
怀念的青春。你要相信,满天的阴霾和乌云,都是为了之后的雨过天晴作铺垫。没有狼狈的从前,哪来淡定从容的现在。”独自在车上出神许久的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便看到身旁的老爷爷笑容和蔼,充满
沧桑感和睿智的声音,就像斑斓的纹身一样刺青在我的心头。

  向老爷爷郑重道谢后,我撑着雨伞钻进人群,化身为一个黑点,沿着城市尽头透着的点点光亮,一步一步
温柔地靠近它。

  我是一只飞累的倦鸟,安
安静静,不归巢,不留痕,却未曾停止过渴求自由的执念。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