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76次浏览 0个评论

  夜晚,寒星泯灭,孤灯下捧一卷古书,为那一段岁月凝练的文字而感动,开出忧虑的花,结下悲伤的果,完成一场宿命的安排。再简洁清淡的文字,也逃不出浅浅的悲伤,因为那是文必有的美丽。在这纷纷扰扰,世相迷离的红尘,一个人的悲欢,其实与文字并无太多瓜葛,是那旧时的身影将我们置身镜前,看到了那早已支离破碎的心。珍藏的往事,如同陈年佳酿,在此刻开启,那种香纯扑鼻,那种浓烈醉人,只需轻轻泯上一口,就足以入梦。写书的的著者,成了你的故人,在夜里与你,于亭中静坐,连同月色,煮茶品茗,畅谈人生的诸般不易,而分别的那段日子里,他又是如何的想你。
  
  今生、我们之所以姗姗来迟,是因为前世欠的债太多太多。记忆里父亲长说“我是前世欠你们的。”高山深处,一个五口之家,全凭父亲一人支撑着。母亲因为出生早成了大姐,与学堂擦肩而过几十载,素日里也只能干些农活以贴补家用。青石掩卷,落日余晖,她忙忙碌碌,做了一辈子黄土地的梦。父亲除了要开支家用,每年还要给我们三姊妹筹集学费,那一笔笔诺大的费用真的就像前世欠下的一笔情债,从前世到今生,一直催促着他进入乱世风尘,受烈火煎熬,受风雨浸泡。
  
  也许世间并无转世之说,所有的相遇和别离,都只是生命这场戏幕里必经的情节。对于高山旷野,平林尽处的纯朴乡民来说那是一种民俗风情,是他们了解大自然得出的结论,也是内心深处一种最真诚的向往,仅仅只是想给索然的人生多增添一份希望,增添一份念想,将这平淡的人生,修到圆满,以求神佛许自己一个来世,完成那些未来得及完成的梦。
  
  “一个开始不信宿命的人,日子久了,也会变得在意因果”。人生就像一张白纸,我们总喜欢随意的在上面涂涂画画,等到有一天自己真正想写点什么了,才发现素笺早已被写满,那原本不曾在意的顺序,在偶然间竟如此重要,肩负着你的一生。
  
  这些年,当山里的人都忙着向外迁移时,我这个漂泊的过客,却放慢了脚步,转身归去。捡起当年丢弃的枯枝,生一炉灶火,炒上几盘小菜,再过一段平凡的日子。虽寒窗陋室,木门黄土,一生贫困,总好过在陌上如烟的红尘里丢失自己。千帆过尽后,想要回到山里,并不只是希望可以过一段云水生涯,更是因为,有太多思念留在了那里,只那一次短暂的重逢后,便再无相遇。这世间能让你真正记忆一生的人并不多,多少曾经说好要携手相伴走过一生的人,某一天都会在某个渡口离去,从此山河无依,形同陌路。
  
  而今,奶奶的身影已不在,当年的模样再也想不起,只记得那每一份温暖,每一道佳肴。白开水煮的鸡蛋,灶火里烤好的红薯,热锅里炒过的辣椒,每一样都清香萦绕,不减当年,恍如昨日。那段美好的日子,那剪浅浅的时光,都已是回不去的浪漫,只在清烟长巷,梦境斑斓里时常提起。人生真的过于短暂,如同园中的那树桂花,开过一季后,便变得尤为难养,所有的美丽都奉献给了朝阳,留到黄昏的只有残阳落日。
  
  我与奶奶的相遇,如同黎明与黄昏,等我从清晨漫不经心的走来时,已是落日余晖,相守的光景不过只一缕烟霞,当夜色来临,势必有一个人要离去。奶奶的一生如同她的名字,一生忙忙碌碌,为他人穿针引线,逢制嫁衣,却连给自己补个破洞都赶不及就已离去,手中的针还穿着线,只是那些等着穿衣的人已不再来。姻缘聚散,别无先后,仿佛上天在相遇时就已将两人的宿命和结局都已安排好,那些你深爱的人离去后,还有几个人愿意长活?几年后爷爷便随奶奶而去,也许是爷爷的嘴不甘寂寞,总是想着奶奶给他酿制的桂花酒,所以迷失在了轻烟长巷里,为那一壶酒失去了萍踪,从此山石为伴,一壶清酒,携手云间,逍遥自在,快乐如仙。
  
  宦海浮沉,总有太多的意想不到,也许某一天安好的你我就突然失去了踪迹,从此音讯全无,可叹的是还有人以为你安好,不曾询问你的踪影。一个人,若长时间不言,周围的人便以为你已不在。没有那个人会天天去询问你的行踪。我们存活于世间,聚散无由,本就是匆匆过客。纵使是亲如父,甚再怎么相爱的恋人都无法替代彼此的生死。我们可以陪一个人到死,却无法与她分享死亡的感受。
  
  有些日子你从不曾想过要去记忆,却一直无法忘记,一辈子在你心里生长,直到你离开这乱世风尘。旧年的一个午后,尘世的喧嚣还不曾里离去,炎炎夏日的火热正浓。山里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我以为日子会如同天气渐渐好转起来,谁知阴云还是覆了城池,当时光的脚步赶来时,母亲已是油尽灯枯。都说转身其实掩藏着相遇和别离,想来真的如此。那日母亲说“许多天没吃下东西了,想喝一点粥,让我帮她熬一点稀粥。我不知是不是山里的灶火过于缓慢,我只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回首便是别离。我将粥端到床前,准备扶母亲靠起来,可任凭我再怎么叫她她也不再回应我,惊慌失措的我不知到怎么回事,丢下碗就赶紧去将在隔壁房中休息的父亲喊醒。当我随同父亲赶过来时,我知道这意味着永决。那一刻仿佛世间所有的悲欢都抵不过这一眼,每多看一眼都是一种刻骨。
  
  母亲离开时只有我一人在她身边,而那个被她深爱了一生的男子,隔了一扇窗。薄如纸的窗菲,竟将世界化成了两半,一半是生,一半是死。生前我们总是不知好好珍惜,死后我们又千方百计的去追忆,可任凭你有变换轮回之力,也变不回这一生短暂的相遇。
  
  人一旦死去,那些维系你一生的因缘聚散都会消失,那些曾经长来唠家常的人已不再来。所有的人,都已离去,只剩下我、父亲和妹妹三个孤独的身影,穿过山石小径,歪歪斜斜的回到了城里。母亲死后,总是日思夜念,常常想起她这一生所受的苦。本以为她终于可以过上几天安稳日子了,谁知她终究还是不属于城市,注定要回到黄土地里。并非是她不会过城市安稳的日子,只是她觉得山林才是她的归宿,草木才是她的伴侣。母亲死后,我们按照她的意愿将她安葬于故土。她生前总说“我怕疼,不想被烧,其实是怕身体被焚烧之后无法转世投胎,毁了她的面容,来世的路上,我们母子无法相见。”不知从何时起,我也变得同许多人一样,开始信持因果,与莲台结缘。开始在乎身边的人,在乎每一场相遇,生怕某一天他们一不小心便离我而去。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改不了一个人行走的习惯,独自背着行囊来到了江南,与这里的山水结了一段情缘,等到来年清明回去将写满文字的素笺烧于母亲坟前,我相信来世母亲定是一位美丽聪慧的大家闺秀,她一定能看懂我在文字里留下的相思。
  
  我常说人生一世,生死有命,每一场离别都是一种新的开始,每一次的转身都意味着相遇。对于母亲来说,也许活着才是一种煎熬,她虽有大把的光阴,可她却再也无法站在黄土地里,挖土种菜,再也不能与邻家阿姨们唠家常。城市的铁墙将所有人都筑进了深闺里,再也见不得别人。对于逝去的人,我们无需过多的牵挂,只要记得每逢佳节,腾一点时间去坟前点一柱焚香,烧几钱冥纸,念几本经卷,想一段往事,便是对死者最好的补偿。我们真正该珍惜是那些健在的人,珍惜每一场缘分,珍惜每一次相遇;此去经年,良辰美景如同虚设,所有的相遇和重逢都隔着五百年,又一个五百年。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