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宝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88次浏览 0个评论

  炎热的夏季,干旱一直持续,太阳像火一样炙烤着大地,操场上一个人也没有,小小的知了躲在小叶榕的树叶儿里“唧唧唧唧”地叫。
  学校又分新房了,我原本是不打算搬的,因为满屋子的东西看着都让人头疼,如果搬过去,父亲的那些“古董”势必又要扔掉一些。但是女儿却是无限的向往,看我摇头,眼泪“唰”的就下来了:“老妈,我告诉你,如果不搬新房,六.一儿童节的舞我不跳了,主持人我也不当了!”在她软硬兼施的怂恿下,我还是决定,搬!
  星期五的早上,我刚进办公室,女儿的电话就来了:“嘻嘻……老妈,今天我们放假,我和你们班的学生把客厅里的东西全都搬过去了,我们还在新房子的沙发上坐了好久,好玩死喽!”挂断电话,我愣愣地坐了许久,原来离开妈妈的日子,我家的小公主已然悄悄长大!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5:30,女儿早已激动不已,拉着我去看她的杰作。在靠窗的位置,我一眼就看见了父亲常年坐的那把木制躺椅,椅子已经很旧了,当年父亲和同事一起手绘的花纹有些退色,但是靠背上的孔雀却依然神采奕奕。女儿笑嘻嘻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问我:“老妈,你看,我像不像姥爷?还有这孔雀,有我漂亮不?”拍拍她的脑袋,算是对她辛苦一天的奖赏。随手拉开写字桌的抽屉,“妈妈,小心,里面全是我姥爷留下的小东西!”我愣了一下,抽屉竟然掉了,父亲的钥匙串、计算器、笔记本、账簿、帽徽、领章全都散落一地,女儿一面怪我不小心,一面趴在地上捡东西,“妈妈,冬宝!”女儿突然拿着一个米白色的小瓶子递给我,我知道那是父亲给我买的冻疮膏。那一瞬间我很感动,感动于女儿的懂事与体谅,更感谢父亲在那一个又一个的冬天给我冬宝。
  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村的小学撤并了,母亲便把我送到乡中心校去住宿,那时候学校的住宿条件很差,根本就没有开水,全校的女生挤在一间废弃的大教室里,窗户上只订了几根木条。冬天,风呼呼的吹来,冷得人直发抖,我的手上长满了冻疮,红彤彤的,肿得像萝卜,先是痒,然后就开裂、流血、化脓……学校伙食团只有一个人煮饭,母亲说那是她的远房亲戚,见了要招呼人家,嘴甜的娃娃才讨人喜欢。于是我每天见了他就笑嘻嘻地喊他“二舅”,时间长了,他也就越来越照顾我,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让我去伙食团用热水暖一下手。快到期末的时候,我手上的冻疮裂开了,裂开的口子像小孩子的嘴,不断地流血。母亲很着急,就请人打电话给父亲,父亲说先用绿药膏涂在患处,然后用胡萝卜烧烫了擦一下。于是每逢周末,母亲便找来一大堆胡萝卜,让我烧烫了擦,父亲也开始四处求医问药,还买了一本厚厚的民间偏方仔细研究。
  那一年的冬天,我读初二,天气出奇的冷,手上的冻疮开始化脓,血水不断地流出来,我边擦,边考试,还不停地吹吹。交完试卷,站在阳台上,一眼就看见父亲远远地向我招手,心里一阵窃喜。父亲从衣袋里摸出两个米白色的小瓶递给我:“这是我在峨眉山买到的冬宝,听说治疗冻疮效果很好,快涂上。”打开瓶盖,迫不及待的涂上药膏,淡淡的清香,凉凉的味道,真爽!父亲拉过我的手,用药膏把裂开的口子填满,他说这样能好得快一点,药膏的效果的确很好,连用了两瓶后,我手上的口子开始慢慢愈合。
  后来,父亲下岗了,家里的条件空前绝后的艰难,但是我的药膏却从来没有断过,父亲每年都会请人从峨眉山帮我买冬宝,然后他再走两小时的山路到邮局去取,连续几年的坚持,冻疮终于不再复发,手上的伤痕也开始渐渐地淡化。
  打开手里的冬宝,淡淡的清香弥散开来,摸摸小手指上冻疮留下的疤痕,痛的感觉依然还在心间盘旋,情不自禁地拉过女儿,郑重其事的告诉她,冬天一定要注意保暖。女儿瞅着我的小手指,左看右看,然后笑嘻嘻地说:“老妈,其实你也要知足,因为你是冬天里的宝嘛。”

  赞                          (散文编辑:淡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