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语录

爱情美文 yaming 1年前 (2022-01-03) 90次浏览 0个评论

  我的儿子兰天一,年方九岁,说起这个名字,颇有来源。想当年他的妈妈我上大学时十分迷恋余秋雨,尤以他的《文化苦旅》为最爱,后来有了小孩,没生下来就取好了名字,就取《风雨天一阁》中那著名的藏书楼天一阁为名。可是后来发现人们并不叫他兰天一,叫什么呢,叫兰天二、兰天三……有位亲戚更给升级到“兰天半个月”。儿子呢,也不恼,歪脖一笑。
  
  可是说起话来,却时有妙语。
  
  儿子两岁时,春节前夕他奶奶杀鸡,褪完毛的小鸡被放在菜板上,儿子看到了,说:“奶,鸡不吃米了。”又一日,后院人家门前一棵大柳树被伐倒躺在那里,他看到了说:“大树被杀倒了。”原来,在小孩子的眼中一切都是生命。
  
  儿子三岁时,一日,正逢春暖花开娇阳明媚,我休息在家,就站在窗前擦玻璃,他呢,一个人在屋子里搬着小凳子上来下去地玩得津津有味,嘴里念念有词,不知说些什么。一会儿,自己玩腻了,就喊起来“妈妈”“妈妈”,开始我答应他,可发现他也没什么事,后来就不吱声,他见我不吱声,干脆一直叫“妈”“妈”,叫得我心烦,冲他吼一嗓子:“别老‘妈’‘妈’的!”谁想到,他当即就回了我一句:“JH(我的名字)!”令我当即笑倒——小孩子的理解力啊真是如此奇妙!
  
  我和他爸爸每天早上上班时间总是很紧张,经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就是:“我上班不赶趟了。”于是三四岁时的儿子经常把双手背在身后,撒开两腿向前就跑,邻居问:“天一,你干嘛呢?”他头也不回答道:“我上班不赶趟了。”惹得邻居哈哈大笑。
  
  五六岁时,正逢少儿频道演《哪吒传奇》,这可成了儿子的最爱,不但看得如醉如痴,较别的小孩子还有一个特殊之处:他叫他的姥爷给弄了个小铁圈子,当作乾坤圈,每天仿效哪吒背在肩上,一直背了两年,成了他的学校里一道风景,他也不管人家说什么,碰到有老师问他,他就说:“我要做哪吒!”
  
  儿子渐渐长大了,懂的事多了,说话也更有风格了,要他做什么,喜欢的,就“OK”,不喜欢的就“NO”,强迫他时就大喊“天理何在”,不明白的就“这是什么东东”我过了好多天才明白“东东”原来就是“东西”。也不知他从哪学来的。
  
  我平生最怕的东西就是树上的毛毛虫,一见之必骨软筋瘫,魂飞魄散,每每遇到毛毛虫必大喊:“儿子救命!”天一马上一马当先英雄救“妈”。后来,每每遇到他和我生气时必说一句话:“看以后谁给你踩虫子!”一听这话,我必马上求和——我这儿子啊。
  
  前几天,新买了自行车,他急于向他的住在街里的奶奶家那里的朋友们献宝,可是又怕我们笑话他,于是眼珠转转,和我说:“妈,我奶想我了。”顿时,我无话可说。
  
  昨天夜里,我看着他写作业,有一篇阅读文章,让解释一个词“恍然大悟”,我看他写的是“一下子明白了”,我大大夸了他一通,于是脱衣服睡觉,每天他总是让我帮他脱毛裤,令我不胜其烦,我就以为他不会,今天呢,我没动手,他自己就脱下来了,我说:“呀,我儿子头一次啊!”他却笑嘻嘻地说:“我在我奶家天天都是自己脱。”我一听这话,马上故意沉下脸来说:“兰天一,知道什么叫‘休想’么?”他马上回道:“想都别想!”于是母子二人哈哈大笑作一团……
  
  上周五,给儿子做了切除阑尾的手术,于是儿子一直在家休息输液。输液时老公在家陪他,输完液我们上班,他自己在家,无聊极了。昨天下午下班后,我陪儿子在园内坐着,儿子看着我,嘻嘻地笑着,用“太阳光金亮亮”的调唱着:“秃了毛的小母鸡,COMEON!过来!”唱完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我起身做势要打他,他就赶紧把眉头一皱:我伤口疼啊。我真是拿他没办法。
  
  今天早上吃早饭,我夸了别人一句话,他坐在那正喝汤呢,突然就来了一句:“飞在天上的雄鹰是不会羡慕被表扬的小鸡的。”我一听,只能说一句我儿子常说的话:“Oh!myGod!\”
  
  最近儿子经常会在我忙碌的时候,站在我面前,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比成V字放在下巴下面,摆一个POSS,故作严肃地一本正经地沉声说:“妈,你看我帅么?”
  
  昨天晚饭时,天色已黑了,我自己去园里摘了两只黄瓜,刚出来,天一看到了,说:“妈,你自己去摘的?”我说是。他说:“你怎么能自己去摘呢,让我去啊!你可是咱们家唯一的女生,是要重点保护的!”
  
  开学就上四年级了,我和天一说,可要好好学习了,每天回家多做点题吧,他一边滑着旱冰,一边说:“妈妈,天才不是逼出来的。”我无语……
  
  放暑假好久了,儿子也不写作文,我很着急。眼看着开学了,我说:“你就写一篇《我的暑假生活》吧。”他答应了。可是,一直等到我下班回家,他还没有写。这时已经是晚上了,我说:“你什么时候写?”他从电视跟前蹦过来,说:“我马上就写。”一段时间后,拿着作文本和我说:“妈,我今天写的这个是限时版的,明天我再写升级版的。”
  
  这一周以来,只要我惹天一,他就会大喊:“我和你断决母子关系”弄的我无话可说。
  
  早上窝在被窝里,都不爱起床,难得的周末,难得的秋日薄阴天气——秋色最浓秋味最醇。儿子忽然朝我诡秘地一笑,说:“妈,我爸属虎,他是公老虎,我就是小老虎,那你是什么呢?”
  
  晚上,洗过头发后,我坐在床上披散着长长的头发,等着它自然干。这时,正在学习、抽空跑到我床上躺着歇会儿的儿子说了句:“待你长发及腰。”我回过头,看见儿子温暖的笑容,说:“你考上北大可好?”儿子立马一翻白眼:“下辈子吧。”

  赞                          (散文编辑:可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